【露普】他的王在玉座上沉眠3、4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三、白兔

  北.方.大.戰的勝利與尼.斯.塔.特.條.約的簽署,使俄.羅.斯得以在波.羅.的.海地區站穩腳跟,不但得到攸關其未來命運的「通往西方的窗戶」,更取代瑞.典,成為歐.洲北方的一大霸權。

  憑著這些巨大的成就,1721年冬,元老院在一個慶祝和平的莊嚴儀式上,授予彼.得.一.世「大帝」、「國父」、「皇帝」的稱號,俄.羅.斯便以這種方式正式成為帝國。

  它的突然崛起使歐.洲國家震驚不已,惴惴不安地猜測北方巨人的意圖與未來的步伐,恐慌之中夾雜著明顯的敵意與抗拒,唯一例外的,或許便是易.北.河畔的騎士之國。注1

  彼.得.一.世稱帝的半個月後,風塵僕僕的普.魯.士殿下率領一批使節,來到位於尼.瓦.河口的聖.彼.得.堡。獻上腓.特.烈‧威.廉.一.世的道賀信函,附上數百名訓練有素的軍官、技師與行政人員,協助俄.羅.斯發展軍備並建立中央行政機構。注2

 

 

 

 



  「再過去一點……好,就是現在!」

  是夜,數小時前還彬彬有禮地在俄皇與朝臣間周旋應酬的普.魯.士殿下,已換上詭異的黑色長袍,用一小塊黑布包住顯眼的銀髮,鬼鬼祟祟地在諾大的冬.宮中移動。

  他避開一路上的崗哨,小心翼翼地在樹叢與陰影間穿行。最後手腳並用,爬上南邊一處三層高的小閣樓。正準備翻進敞開的大窗來個帥氣出場時,就被裡頭的人狠狠一拉、緊抱、摔入、撲倒,一氣呵成。



  「呼呼呼、基爾的身體果然很暖和~~」早早就在窗邊守株待兔的俄.羅.斯殿下滿足地喟嘆。

  「痛痛痛……伏特加熊你不要每次一見到人就撲上來行不行?很重唉!」

  基爾伯特掙扎著想把壓在身上的小白熊推開,無奈對方力氣大得驚人,硬是耍賴死不起來。

  「不、要,誰叫基爾今天都只跟彼.得說話不理我。」伊凡在基爾伯特的懷裡不停磨蹭,帶點撒嬌意味的指控。
  
  「廢話,本大爺可是正是代表普.魯.士.王.國的使節,怎麼可以因私廢公?」基爾伯特沒好氣的反駁,卻不想想,那個使節會做賊似地在別人宮殿裡亂晃?

  「喔……」

  伊凡放鬆了箝制的力道,讓基爾伯特得以順勢坐起,奶白金色的小頭顱卻仍埋在他的懷中,悶悶地問道:

  「可是,基爾不是說我們是朋友了嗎?」




   該死!

  明明體型比本大爺大、力氣比本大爺大、就連國土也比本大爺大上不知道多少倍,幹嘛每次都裝得可憐兮兮讓人怎麼也硬不起心腸來啊混帳!

  騎士之國煩躁地扒扒滿頭亂髮,於面子與心軟之間左右擺盪,最後終於在對方淚光盈盈的紫眸下棄械投降。



  「好啦好啦本大爺老實說就是了。其實你家上司的稱帝和最近的擴張都讓威.廉老頭有點不爽,是本大爺跟他吵了好幾天才能來祝賀順便出借技術員的。但他說國家跟國家私交太好會被有心人士攻擊,所以不准我在公開場合跟你太親……啊!」

  基爾伯特突然慘叫一聲,奮力推開賴在自己懷裡的小白熊,從詭異的黑色長袍裡捧出一團白白的小東西,仔細檢視。

  見狀,伊凡也抹抹淚,好奇地湊上前觀看。

  那是一隻小小的雪兔,有著潔白柔軟的絨毛與紅通通的小眼睛,讓他第一眼就聯想到某名銀髮紅眼的少年。


  當然,前者是寵物、後者是猛獸,但只要哄順了毛都一樣好摸。

  「還好,只是被悶暈而已。」

  被歸類為兔子等級的某國長長吁了口氣,然後有些害臊地搔搔臉頰,把拳頭大的小兔子輕輕放到伊凡手中。

  「書上說,朋友要互贈禮物,剛好半路上有個眉毛很粗的怪人向我推銷這隻『能帶來幸福的兔子』,就買下來當禮物了……可不准嫌棄,要好好感激本大爺啊!」
注3



  「禮、物?」

  冰雪之國一下握握它的小肥腿、一下戳戳它的小肥肚,呆呆地左看右看說不出話來。

  一滴清淚毫無預警地滑下,悄然隱沒在姊姊幾百年前送給自己的圍巾中。不是之前為了逗弄基爾的假哭,而是完全發自內心的哭泣。

  沙皇理所當然地統御國家、臣民理所當然地效忠國家。在他們的眼裡,只有「俄.羅.斯」沒有「伊凡‧布拉金斯基」。這還是第一次,除了姊姊和娜塔外,有人送「伊凡」東西。

  不是冰雪之國俄.羅.斯,只是單單純純的,伊凡‧布拉金斯基。



  再也無法克制、再也無法偽裝,溫柔地把小兔子放到床上後,伊凡就這樣抓住基爾伯特的衣襟,放聲大哭。

  「喂、喂?就算不喜歡也用不著哭吧?難不成你有兔子恐懼症?」

  這下換基爾伯特慌了手腳,手足無措一會後,才想到可以學小少爺安慰威尼斯諾的方法,把伊凡攬入懷中,輕輕拍打他的背脊。

  「大不了我換一個就是了,你想要盔甲、武器、雕像?還是書啦、花啦、酒啦什麼的?不是本大爺自誇,這些收藏我要多少有多少。呃……都是不小心亂買來的就是了。」

  「嗚、嗚……不……我就要這個、只要這個……」





  那一晚,騎士之國靠在床邊,擁著哭到睡著卻還是死抓著自己不放手的小白熊,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夢裡一如既往,黑帽黑袍的年幼帝王與他心愛的威尼斯諾在草原中攜手同遊,伊莉紗白、巴修、羅德理希或站或坐,微笑著注視那對兩小無猜。然而,本應單獨侍衛在一旁的自己的身邊,似乎多了某個白白的、軟軟的、擁有香甜氣息的存在?

  唉……這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那一晚,在那沈穩而悅耳的心跳聲,年少的北方巨國難得地做了個好夢。

  裡頭有一碧如洗的藍天、溫暖和煦的陽光,一望無際的向日葵在微風吹拂下輕輕晃動。偏頭一看,銀髮紅眸的少年緩緩走來,揚起溫柔到令人窒息的微笑,把他擁入足以隔絕一切風雪的懷抱,炙熱的氣息噴灑在耳畔,低低訴說自己從不敢奢望的……



  除了基爾以外,現在的伊凡什麼都不想要。

  但,或許、或許……已經不只是「想要」。






-------------------------------------------------------



四、公主



  時間在軍隊的號角、戰場的煙硝與一紙又一紙假腥腥的條約中一晃而過。

  軍火、工業、文化、服裝、行政制度……來自北國的大男孩拼了命地吸取西方的一切,不知不覺成長為讓人只能仰視的高大青年。

  1725年2月8日,在疾病與勞累的侵蝕下,俄羅斯史上最好也最壞的帝王——彼.得.大.帝溘然長逝,留下他經過長年的戰火與激烈現代化後,輝煌、強大,卻已精疲力盡的帝國。

  此後的數十年,政壇上西.化.派與俄.羅.斯.本.位派內鬥不已,俄國進入一個混亂、膚淺,充滿宮廷陰謀與無止盡鬥爭的年代。

  以休養為名,俄.羅.斯殿下開始不管國事,天天關在房裡看書、寫信、餵兔子。他必須適應這個被快速西化大幅改造的身體,疲倦到無法理會外界的一切——事實上,那些愚蠢而專制的沙皇與貴族也不願他插手,只能作為玉階旁的擺飾,冷眼旁觀眾多跳樑小丑在政治舞台上來來去去。



  伊凡每隔十幾天就會寫信給基爾,通常是「今天雪下的特別大」或「這次種的向日葵似乎還是失敗了」之類的日常瑣事,附上一小罐自己釀製的俄.羅.斯果醬和下咒過的俄.羅.斯娃娃。

  雖然每次都會罵「不要老寫些無聊事」、「我房間已經要被果醬和娃娃淹沒了」之類的話,基爾伯特還是每次都會回信,內容則是記載他每天幹了多少(蠢)事的日記總匯,附上他家新出版的哲學、文學甚至烹飪書籍。

  他們極有默契地只談日常、不談國事。

  自從1726年俄.羅.斯與奧.地.利第一次結盟後,儘管伊凡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上司要他去跟基爾口中的「傲慢小少爺」示好的命令,卻仍隱隱約約地預感:終有一天,自己必須和那名溫暖的少年兵戎相見。
注4




  1741年秋,熱愛德.意.志的安.娜女皇駕崩,隔年,彼.得.大.帝之女伊.麗.紗.白公主政變成功,一舉推翻所有的「德.意.志.黨」登上皇位。朝野歡欣鼓舞,一致稱頌這名溫柔美麗的新女皇,認為這象徵著「外國人」對俄羅斯殘暴而愚蠢的統治的結束,屬於俄羅斯的輝煌時代終將再次來到。
注5

  確實,和厭惡俄.羅.斯、對伊凡總是愛理不理的安娜女皇相反,伊.麗.紗.白女皇深愛自己的祖國。加冕前夕,她便大張旗鼓地造訪位於冬宮一角的小閣樓,跪在床邊詢問尊貴的俄.羅.斯殿下:

  「朕能為您做什麼?」



  伊凡靠在床邊,溫柔地撫摸懷中肥肥胖胖的白兔,今天難得沒有下雪,氣溫卻比平常低了許多。

  他帶著天真溫柔的微笑,想了很久很久,最後才輕聲說道:「把妳姊姊的兒子彼.得指定為帝位繼承人,我喜歡他的名字。」

  「啊、但他不是……」


  愚蠢又熱愛德.意.志。


  伊麗紗白失聲驚呼,反駁的話語卻在對方凌厲的瞪視下,硬生生地卡在喉頭不敢出口。
  俄羅斯殿下摘下和善的假面,美麗澄徹的紫眸瞬間變得深沉無比,明明只是靜靜坐在那裡,卻散發出讓人不由得為之屈膝的威嚴。

  「難道妳不相信俄羅斯的教育?只要請來最好的教師栽培,以他的血統,說不定能成為另一個彼.得大帝。吶、妳意下如何?」

  等到劇烈跳動的心臟平靜下來後,新任女皇顫抖著低下她高貴的頭顱。

  「如您所願。」

  只因在她眼前的,是最大、也將是最強的——俄.羅.斯.帝.國。



  1742年,伊.麗.紗.白在她的加冕儀式上,正式宣布姊姊安.娜與查.爾.斯‧腓.特.烈之子彼.得為繼承人,接受羅.曼.諾.夫.王.朝的皇儲教育。注6

  典禮結束後,金髮紫眸的斯.拉.夫青年無視跑來諂媚逢迎的朝臣,回到小樓把滿箱的空白信紙和整櫃教人下咒的書籍燒得乾乾淨淨。

  他知道,俄.羅.斯本位派得到完全勝利、到處充滿「趕走德.意.志人」呼聲的現在,自己再也無法寫信給那遙遠的騎士之國。

  是的,伊凡不是人類,是個國家。他一舉一動都代表這巨大的冰雪之國,讓彼.得成為皇儲已經是極限,不能再任性地要求更多。



  反正朋友再找就好,例如那位奧.地.利的貴族少爺。或者去波.羅.的.海隨便搶幾個來也不錯?只要能一起玩都好。

  把失去贈送對象的手製果醬和俄.羅.斯娃娃一併丟棄,俄.羅.斯.殿.下認真地思考各種可行的替代方案,試圖壓下從心頭源源湧出、無論如何也揮不掉化不去的酸澀感。



  很久、很久以後,他終於知道……那名為失落。







  1744年,在腓.特.烈大帝的暗中操縱與俄.羅.斯.殿.下的有意放任下,皇儲彼.得迎娶16歲的蘇.菲.亞,普.魯.士轄下一個小王侯的公主為妻。

  她美麗、聰明又堅強無比,為了與彼.得成婚,爽快地皈依東正教又改用俄名凱薩琳。婚後受到丈夫與俄.羅.斯貴族的冷落和譏諷後,更發憤苦讀俄.語和俄.國文學,學習一切與新國家有關的知識。



  某個無聊至極的宮廷宴會上,凱薩琳悄悄走出宮殿,在花園一角找到抱著兔子散步的俄.羅.斯.殿.下,然後猝不及防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擁抱。

  「這是普.魯.士.殿下託我轉交的問候。」

  她用流利的俄文低聲說道,成功讓發怒的伊凡平靜下來。

  「他是這麼說的: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但那隻愛撒嬌的大白熊可就難說了。如果可以的話……請妳代替我跟他……作朋友。」

  聞言,某種東西從伊凡的胸口爆炸開來,沈甸甸、暖烘烘,宛如地.中.海最耀眼的陽光。


  「事實上,我不認為卑微的人類有資格與尊貴的國家交往,因此只能把殿下的心意轉達給您知道。順帶一提,他曾在我出嫁之前,用『學習俄.國宮廷禮儀』的理由幫我特訓半個多月,結果都在伊凡東伊凡西,說伊凡如何天真如何殘暴其實根本只是害怕寂寞。」

  放開完全僵住的伊凡,未來俄羅斯史上最偉大的女皇眨眨慧黠靈動的藍眸,拎起裙擺,優雅地原地旋轉一圈再一鞠躬,日.耳.曼民族標誌性的金髮在月光下熠熠生輝。

  「呵呵、德.意.志男人就是這種奇怪的生物,平常像個鄉下佬粗,魯莽蠻橫、氣勢洶洶,老愛口出惡言又得理不饒人,並且隨時準備好要把看不順眼的對手打個落花流水。然而,一旦成為朋友,他就能讓你知道,人類是可以多麼地熱情、多麼地溫暖。只不過……」

  夜涼如水,少女接下來的話語卻字字如冰,直直刺入伊凡的心臟,讓他的血液瞬間凍結。



  「腓.特.烈陛下也託我帶了口信:務必謹記,你們是國家,而非人類。」



  「……咦?」

  微風吹得樹叢沙沙作響,俄.羅.斯殿下周圍的空氣卻如死一般的寂靜,當凱薩琳額間忍不住冒出冷汗時,他才甜甜地笑了開來,用蜜糖般的嗓音狀似不解地問道:

  「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嗎?」




  人類可以被私情左右,國家卻永遠得公事公辦。

  明明,再清楚也不過……







  或許是被至高無上的權力所腐蝕,又或許沙皇的血統中確實潛藏著瘋狂的因子,執政數年後,曾經和善的女皇就變得奢侈放蕩,不但狂熱地迷戀法國的時尚,同時又莫名地憎恨普.魯.士的腓.特.烈.大.帝。
注7

  為了毀滅這名共同的敵人,她於1746年再次與奧.地.利結盟,並請求俄.羅.斯殿下遠赴維.也.納,與那名嗜好音樂、充滿貴族作派的奧.地.利殿下結交。

  這次伊凡沒有拒絕,乾脆地去華美的音樂之都作客十天。在第二百一十三次打斷小少爺的鋼琴獨奏,並第八十七次把莫名受基爾寵愛的義.大.利麵男孩嚇得啕嚎大哭後,他終於從那位無論個性、喜好、價值觀都與自己格格不入的貴族少爺手中,接到一封沒有署名的信箋。

  短短三行,,用的不是上流社會鍾愛的花體字,而是簡單蒼勁、又眼熟至極的草筆。



  記得,在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之前,我首先是普.魯.士.王.國。

  記得,在伊凡‧布拉金斯基之前,你首先是俄.羅.斯.帝.國。



  我們終將在戰場上重逢



  
  最後一個單詞被寫了又塗、塗了又寫,反覆好幾次後,終於歪歪扭扭地留在句尾。



————————————————————————朋友







  那一晚,伊凡把被折得整整齊齊的信紙扔進壁爐裡,靜靜地看著它被火蛇吞沒無蹤。隨即抱著一只胖得不像話的雪兔,癱倒在華麗的天鵝絨大床上。

  這是當年那只雪兔的曾孫,但不管哪一代,伊凡都堅持取名為「基爾」,抱著它熬過無數個冰冷的夜晚,同時幻想那名銀髮紅眸的少年正在自己懷中酣睡。


  在床上來回滾了三圈後,俄.羅.斯殿下把「基爾」高高舉起,盯著那紅通通的圓眼睛,顫聲問道:

  「基爾基爾,如果真的打起仗來,你會生伊凡的氣嗎?」



  靜默片刻,他握住一隻肥嘟嘟的兔子腳,往自己的頭上拍了拍,努力用自己甜甜軟軟的嗓音,模仿某位騎士之國無比囂張的語調:

  「哇哈哈、本大爺才不會計較這種小事,基爾伯特會永遠作伊凡的朋友,基爾伯特會——」

  瞬間,伊凡手一軟任憑「基爾」摔到床上。



  基爾伯特會喜歡伊凡?

  別說講出口,對孤獨了幾個世紀的冰雪之國來說,那是連在心底悄悄妄想也嫌褻瀆,神聖而絕望的詞彙。





  1756年5月,奧.地.利女皇瑪.麗.亞‧特.雷.西.亞「外.交.革.命」成功,與法.國於凡.爾.賽簽訂防.衛.同.盟,自此奧、俄、法三國結成聯盟,以擊敗並瓜分普.魯.士.王.國為共同目標。

  結盟儀式上,俄.羅.斯殿下揚起令人不寒而慄的甜笑,將新一代的「基爾」送給自稱廚藝高超的法蘭西斯,誠摯地建議他可以試試切片生吃。

  「吶、吶,順帶一提,柏.林全都歸俄.羅.斯所有喔~~」



  替代品沒有任何意義,能帶來幸福的基爾永遠只有一位。


  只要搶得到就好,除此之外,伊凡什麼也不敢奢望。





------------------------------------------------------------

注1

  一些偽造的史料中明顯反映出這種恐慌與猜忌,例如所謂的「彼.得.大.帝的遺囑」,裡頭表明他(俄.國)最終的目標是征服世界(笑)

注2

  彼.得.一.世稱帝後,只有普.魯.士和荷.蘭迅速予以承認,瑞.典在2年後,奧.地.利、英.國在21年後,法.國和西.班.牙更晚到24年後才肯承認俄.國統治者的新稱號。光從這一點來看,就可以知道當年列強對露樣多不友善而阿普對露樣多好了XD(其實跟很多利益、戰略考量有關啦)。

  順帶一提,彼.得.一.世西化中,中央行政機構、軍火軍備之類的確是向普.魯.士學的,但那些專業人員不是普.魯.士主動送,而是彼.得灑錢招募來的。甚至在彼.得一世與其死後的十多年間,領導外交部和指揮陸軍都是來自德.意.志的人才。

注3

  補一個其實一點都不重要的裡設定:俄.國在北.方.大.戰後取得波.羅.的.海地區的大片土地,成為歐.洲主要國家之一。其快速的擴張引起英.國、法.國甚至他原本的盟友普.魯.士的戒心,尤其是英.國,因為其海軍一向依賴波.羅.的.海的沿海港口補給。

  (以上史實,以下腦補)因此海盜紳士便帶一小批人偷偷到露樣家偵察,順便使計賣給阿普精心詛咒過的白兔和黑袍,一白一黑正好是大英帝國白魔法與黑魔法的顛峰之作(屁!),當然,從巴斯比之椅的下場就可以知道,這一點鳥用也沒有XD

注4

  因為同樣敵視法.國,又有同樣的敵人土.耳.其和瑞.典,兩大東.歐君主國就這麼走在了一起。相反地,在親父統治下躍入強國之列的阿普,卻引來包括俄.國在內的歐.洲列強的疑懼,甚至有俄.國政治家稱眉毛、少爺是露樣的「天然朋友」,法叔、阿普則是露樣的「天然敵人」,這種敵視雖有反覆,但大抵持續到數十年後的凱.薩.琳.二.世時代方告結束。

注5

  安.娜.女.皇是伊.凡.五.世之女,1710年時被彼.得.一.世許配給了庫.爾.蘭.公國的統治者的弗.里.德.里.希•威.廉.公.爵為妻,這位公爵是當時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的侄子。

注6

  彼得的父親是德意志邦國之一荷.爾.斯.泰.因‧格.道.普的大公,因此,他從小在德.意.志地區長大,即使14歲後被接到俄.羅.斯,也始終鄙視這個在他眼裡無比落後、野蠻的新國家。

  至於為何女皇會讓這個熱愛德.意.志、尤其普.魯.士的傢伙做皇儲,20年來無論他幹多少蠢事都沒換掉,有的史家說是為了傳承羅.曼.諾.夫.王朝純正的血統,有的則說是因為女皇深愛早逝的姊姊安.娜,所以對她的孩子特別容忍。

  另外,這位安.娜跟之前的安.娜女皇是不同人,一個是彼.得.大.帝之女,一個是伊.凡.五.世之女。共通點是,都被當年要拉攏普.魯.士的彼.得.大.帝嫁到德.意.志去。所以每個都不愛露樣愛阿普


注7

  這些都是史實,但我查了幾本俄.羅.斯史都沒說她到底為什麼會憎恨阿普的親父,哪天查到原因再補上。

  偶然在某套西洋全史上看到原因,據說是因為女皇私生活不太檢點,喜歡找美男子……咳嗯。當流言傳到阿普家後,親父就無聊地寫諷刺詩來挖苦女皇的行為,等這詩傳回露樣家後,女皇當然氣得要死,所以後來小少爺家的外交使節跑來找露樣結盟時,女皇認為這是跟親父算帳的大好時機,就很爽快的答應了

  然後在法叔家也有類似的事,當時法叔家掌權的是路易十五的寵妃蓬巴杜爾夫人,她生性浪漫,在掌握朝中大權後周旋於眾大臣間,因此不時有醜聞傳出。然後親父……親父又寫了一首諷刺詩來挖苦,蓬巴杜爾夫人請親父收回,但親父不肯,反而將他的得意之作廣為流傳,就徹底激怒這位掌握法國大權的女性,少爺家的女皇才能趁虛而入拉攏她,最終緩解法奧世仇結為同盟。

  結論就是,七年戰爭其實是親父一連惹惱歐.洲最強的三大國的最高掌權者(女)所爆發的戰爭囧|||(當然也跟許多戰略、利益考量有關啦,不過太複雜,請容我偷懶不解釋OTZ)

  親父你是有多討厭女人啊啊?(其實討厭到一堆野史都謠傳他是同性戀,據說親父唯一不排斥的女性只有未來露樣家的凱.薩.琳女皇),但恐怖的是,親父被女人討厭卻被男人愛慕,當年露樣家的皇儲彼.得.三.世、少爺家的皇儲約.瑟.夫.二.世都是親父有名的崇拜者……所以說,親父普果然很萌?(跳tone)

  話說親父真的愛幹這種事,在另一本寫伏.爾.泰的書中也有提到,親父寫的詩文中有不少是挖苦歐陸各國君主的,他曾將他的詩文交給伏.爾.泰檢查法文文法錯誤(親父的作品全用法文寫),所以伏.爾.泰有這些原稿。

  但後來親父跟伏.爾.泰因為種種原因鬧翻,伏.爾.泰包袱款款跑掉後,親父怕伏.爾.泰把這些詩文公佈出來會惹怒歐陸各國君主,造成阿普外交上的不便,還特地派兵去追伏.爾.泰,把東西硬要回來才放人……明明是正經的東西,但我看的時候卻一直笑,哪天真想用這個梗寫篇歡樂番外XDD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露普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朔莫

Author:朔莫
這裡是專門放aph露普同人,
外加一點個人廢話的地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