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歡迎來到RKA!



6/2 露普日賀文~☆


※防雷頁

一、學弟X學長設定的學園露普文

二、輕鬆老梗一點也不正經,還有點少女(?)的甜文

三、「阿西被閃三部曲」的最後一部XD









  「廢社?!」

  夏日炎熱的午後,W學園社團大樓中傳出震耳欲聾的怒吼。

  隨著吼聲,騎士文化社社長──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一腳踹開學生會辦公室的大門,怒視金髮碧眼的學生會長──亞瑟.柯克蘭。

  「你給我說清楚,廢社到底是什麼意思?」

  亞瑟優雅地啜飲手中溫熱的斯里蘭卡紅茶,一會才放下茶杯,指著桌上一張寫著「廢社通知」四個大字的紙說道:

  「停止社團活動、沒收社團教室並取消社團經費補助,需要我幫你加注音嗎?患有文字識別障礙症的基爾伯特同學。」

  「笑話!憑什麼兼具歷史意義文化素養,還有十四位誓死追隨本大爺的忠誠社員的騎士文化社要被廢社?」

  「很簡單,根據最新修訂的學生會組織章程第四章第二款規定,從今以後,一個學生只能加入一個社團。」

  亞瑟悠悠哉哉地替自己再倒一杯紅茶,接著將一疊厚厚的文件推到基爾伯特面前。

  「在你因病請假的這兩天,同時加入多個社團的學生都做出抉擇,包括那些『忠誠的』、被你拉去湊人數的幽靈社員。例如伊莉莎白選擇薔薇社、菲利奇亞諾選擇烹飪社。」

  說到這裡,他狀似惋惜地嘆了口氣。

  「你的弟弟路德維希是僅存的社員,他掙扎許久,最後還是忍痛放棄鐵人運動社……嘖嘖,親情的力量真是偉大。但很可惜,距離社團的最低需求人數還差一人,就只能廢社囉!」

  「這不公平!你自己還不是身兼刺繡社、紅茶社和海盜研究社的社長。」

  基爾伯特氣憤地拍桌大罵,只差沒有跳上辦公桌和亞瑟互瞪。

  「這不成問題,三個社團的社員昨天經過和平公投,一致同意合併為英國文化研究社。」

  「你根本就是濫用權力、以權謀私、仗勢欺人,本大爺要向校長投訴。」

  「校長去羅馬度假了,我可以代替他回覆你:臺端的指控無法成立,這完全符合程序,一切依法行政秉公辦理。」

  「哈!依法行政?你依的是什麼法?」

  基爾伯特咄咄逼人地質問,亞瑟卻笑得神定氣閒,他又喝了一口紅茶,才翹起腳來,悠然說道:

  「在這個學園裡,偉大的學生會長——亞瑟.柯克蘭就是王法。」





  照常理來說,容貌端正、成績優秀、運動萬能的基爾伯特應該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但他個性粗暴又老愛幹蠢事,久而久之,就被同學視為拒絕往來的問題人物。

  這就造成基爾伯特現在的窘境。

  和學生會長溝通失敗後,他決定再找一個同學入社湊數,偏偏每個人都異口同聲地回絕,使用千篇一律的理由:「我已經有社團了」。

  最後,基爾伯特只好求助常常和自己一起鬼混的兩名損友,在放學之後,把他們拖到空無一人的天臺上「溝通」。

  「快加入騎士文化社,不然本大爺就把你偷窺女生更衣室的事情告訴伊莉莎白。」

  基爾伯特扯著法蘭西斯的衣領威脅,後者臉色發白,慌慌張張地搖頭說道:

  「不!哥哥只是剛好路過那裡,是路過!」

  「你覺得那個兇婆娘會相信?」

  「拜託你可憐一下哥哥吧!我的天體社也被那眉毛妖怪廢社了,現在的男女倫理研究社是我唯一的歸宿……你也一起來如何?入社費算你八折,上繳四片愛情動作片就好。」

  「哼!什麼男女倫理研究社?還不就是無聊的A片研究社。」

  基爾伯特冷笑一聲,放開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法蘭西斯,轉而拉住想要趁機溜走的安東尼奧。

  「我是園藝社的社長,不能拋棄我的蕃茄。」

  沒等基爾伯特開口,安東尼奧就先一步拒絕。他摸摸頭,隨口建議道:

  「你要不要去問問一年級的伊凡學弟?他上個月才轉來我們學校,現在應該還沒有社團。」

  「你說那個陰沈又恐怖的大個子?」

  這時,法蘭西斯也整理好被弄亂的衣服,湊上前加入談話。

  「聽說他在上個學校用水管把十幾位同學打個半死,才被勒令退學,轉到我們學校來的。」

  「咦?可是學生會長說他是偽裝成人類的魔王,每天放學都會留在教室裡畫通往魔界的魔法陣。」

  「那個愛妄想的眉毛妖怪的話你也信?副會長還說他是來地球當間諜的外星人,水管就是飛碟呼叫器咧!」

  「這個設定也很有趣……但說不定剛好相反,他是那種會在下雨天的傍晚,把被遺棄的小兔子撿回去的好人。」

  「噗哈哈!拿去做成紅燒兔肉還差不多。不過他也很幸運,姊妹都是超級大美人,嘖嘖!尤其是那宏偉的……」

  法蘭西斯邊說邊在胸前比劃,和安東尼奧一搭一唱聊得不亦樂乎。

  聽到這裡,基爾伯特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他思考一會就做出決定,拋下兩名沒義氣的損友,去尋找那位據說是魔王或外星人的(預定)騎士文化社社員——伊凡‧布拉金斯基。




  當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找到傳說中的轉學生時,基爾伯特立刻明白,為何學生之間會對他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謠傳。

  他身材高大,皮膚異常白皙,身穿不合時宜的冬季制服,還圍著長長的米白色圍巾,略帶稚氣的臉龐卻沒有半滴汗水,安安靜靜、冰冰涼涼,彷彿置身遙遠而寒冷的雪原,被這喧囂而悶熱的世界隔離在外。

  基爾伯特下意識放輕腳步,慢慢走到伊凡的身邊,對方正捧著一本外文書專注地閱讀,沒有發覺銀髮青年的到來。

  見狀,基爾伯特升起一股惡作劇的慾望,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用中氣十足的聲音喊道:

  「歡迎來到RKA!!!」

  「哇……啊!」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伊凡嚇了一跳,手一抖,厚重的硬皮書籍就掉到大腿上,痛得他小小叫了一聲。

  「嘿嘿!」

  惡作劇得逞的基爾伯特露出滿意的微笑,順手拿起伊凡腿上的書籍翻看。

  「這是什麼書啊?都是看不懂的怪字。」

  「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俄文版。」

  伊凡看了下對方的領帶顏色,發現是二年級的學長。他起身回答,並把自己的書拿回來。

  「請問學長是……還有,你剛剛說的RKA是什麼?」

  這時基爾伯特才發現,對方足足比自己高了半個多頭,身材也壯碩不少,讓他忍不住產生微妙的競爭意識。

  「騎士文化社的德文縮寫,騎士的Ritter、文化的Kultur和社團的Assoziation,而本大爺就是英明的社長──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他用力握住伊凡的右手,以不容置疑的語氣斷然說道: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騎士文化社第二號的榮譽社員了。你可以叫本大爺社長、社長大人或社長閣下。」

  基爾伯特的邀約讓伊凡有些訝異,疑惑中帶著淡淡的欣喜。

  不管在哪個學校,同學都畏懼他排斥他,還會傳一大堆莫名奇妙的謠言,對他避之唯恐不及。不會大剌剌地和自己說話,更遑論捉弄自己。

  這還是第一次,除了姐姐和娜塔莉亞外,有人肯主動接近自己。


  「……你不怕我嗎?」

  伊凡微微偏頭,盯著眼前神采奕奕的銀髮青年,好奇地詢問。

  「所向無敵、帥得跟小鳥一樣的本大爺沒有任何懼怕的東西。管你是魔王、外星人還是變態殺人狂,通通都能一拳打飛。」

  基爾伯特自信滿滿地一手叉腰,一手拍打自己的胸膛回答。同時用自己才聽得到的音量小聲補充道:

  「除了可惡的老爹以外。」

  「但我想加入園藝社。」

  伊凡想了想,用甜美卻又異常乾脆的語氣拒絕。

  「那種整天擺弄花花草草的娘娘腔社團有什麼好?騎士文化社帥氣多了。」

  基爾伯特不死心地繼續勸誘,伊凡則搖搖頭,不為所動。

  「我想要在學校種向日葵……越多越好。」

  頓了頓,他從抽屜中拿出一張社團申請表,有些苦惱地續道:

  「可是,園藝社的副社長一直哭著求我不要加入。」

  「哈哈哈!來維斯納膽小鬼肯定怕死你了。沒關係,本大爺教你個簡單的解決方法。」

  基爾伯特拉著伊凡走到窗邊,冷不防抽出他手中填好的申請表,摺成一個紙飛機擲向空中。

  「把討厭的東西遠遠扔掉,再投入本大爺的麾下就好啦!」

  「喔……」

  伊凡向外張望,隨著雪白的紙飛機隱沒在金紅色的晚霞之中,被拒絕的鬱悶似乎真的淡化了一些。

  與此同時,基爾伯特從口袋裡挑出空白的社團申請表,三兩下幫伊凡填好給騎士文化社的入社申請。

  「來,把你的名字簽上去就完成了。」

  基爾伯特把申請表和原子筆遞給伊凡,看到入社理由是「仰慕社長大人的丰采」時,伊凡的嘴角有些微的抽搐。

  「沒問題,學長。」

  伊凡接過申請表簽名,卻在基爾伯特高興地想要收下時,突然將它摺成紙飛機,遠遠扔了出去。

  「但,我還是要加入園藝社。」

  夕陽豔麗的餘暉中,高大的青年甜甜地笑了開來,沒有其他人所描述的恐怖陰沉,反而有種難以形容的純樸可愛。


  這一刻,伊凡和基爾伯特的鬥爭開始了,正確來說,是基爾伯特單方面的糾纏。




  基爾伯特不甘心被耍,鐵了心要伊凡加入自己的社團,在家裡無所不能的老爹搧風點火下,他便開始一段緊迫逼人的社員招募作戰。

  從搶走申請表到把人堵在教室,基爾伯特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勒令園藝社社長安東尼奧不准收人,千方百計想打消伊凡加入園藝社的企圖。

  路德維希勸了哥哥幾次後,就揉揉發疼的胃部選擇放棄。

  伊凡卻被激起執拗的脾氣,乾脆買來向日葵,移植在學校後方、園藝社員「好心」借出小花圃裡,自己種了起來。

  偏偏,基爾伯特的個性一樣頑固,他索性每天放學後跟在伊凡身邊,一邊看著對方忙碌地照顧花朵,一邊進行自己的勸誘工作。



  對此,基爾伯特的損友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同時升起濃濃的八卦之心。

  「羅維諾說你天天都去糾纏那個恐怖的轉學生,肯定被揍到吐血。要不要吃點蕃茄來補血?一顆特惠價一百元。」

  安東尼奧在午休時把基爾伯特拉到天臺上慰問,順便熱情地推銷一籃鮮艷欲滴的番茄。

  「你的膽子也太大了,竟敢天天去糾纏那個恐怖大魔王。你的手還在嗎?哥哥可以推薦你不錯的義肢工廠。」

  法蘭西斯裝出擔憂的模樣上上下下打量基爾伯特,彷彿對方已經被切下一隻手或挖掉一塊肉一般。

  「呿!少在那胡說八道,那傢伙除了高了點壯了點之外,一點都不恐怖。」

  基爾伯特拿起安東尼奧的番茄惡狠狠地咬了一口,信誓旦旦地聲明。

  「以騎士的名譽宣誓,那個頑固的笨蛋絕對會被本大爺的魅力所折服,乖乖加入騎士文化社。」

  「魅力?你是說笨蛋光線嗎?」

  安東尼奧用陽光般爽朗的笑容吐槽。法蘭西斯則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用手肘抵住基爾伯特的腰部問道:

  「全校這麼多學生,為什麼偏偏執著於他?還是你終於發現自己真實的性向,才會每天放學後和可愛的學弟在向日葵花圃旁約……唔啊!哥哥的腳、腳……」

  「要是再隨便散佈謠言,本大爺就告訴學生會長,公布欄上的眉毛妖怪跳舞圖是你畫的。」

  基爾伯特重重踩了法蘭西斯一腳,放棄和越說越離譜的損友們繼續溝通。




  這樣的生活過了半個多月,久而久之,伊凡也習慣基爾伯特的存在,偶爾隨意地閒聊,文學、哲學或是彼此的親人,不知不覺熟稔了起來。

  這天放學後,基爾伯特照樣蹲在一旁看伊凡幫向日葵澆水,摸摸金黃色的花瓣問道:

  「這種東西只看不能吃,到底有哪裡好了?去買朵假花不是更快?」

  「葵花子可以吃啊!而且我喜歡向日葵的顏色,和太陽一樣溫暖。」

  「本大爺的手更溫暖,不信你試試。」

  基爾伯特嘿嘿一笑,伸手在伊凡的臉上亂揉亂捏,讓他白皙的臉頰變得一片通紅。

  「那學長的騎士文化社又能做什麼?比向日葵還要沒用。」

  伊凡摀著發痛的臉頰反駁。

  「當然是英勇的戰鬥、忠誠的守護,作一個人人稱羨的帥氣騎士。」

  對於伊凡的質問,基爾伯特抬高頭顱,振振有詞地說道:

  「讓上帝毀滅我,如果我背叛。給我勇敢的德意志人兩萬,你就可以放心離開邊關,只要我活著,你就無憂無患……聽聽,這多帥啊!」

  「那對象呢?現在可沒有君王讓你守護。」

  基爾伯特愣了一下,以前的騎士文化社都是幽靈社員,從來沒進行過像樣的社團活動,他也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他雙手環胸在原地打轉好幾圈,才不太確定地回答道:

  「既然是騎士,當然要守護高貴的女性。騎士文學都是這樣寫的,例如三劍客之類的?」

  「三劍客確實保護了安妮王后,但他們的職業是火槍手。還有,學長哪來的高貴女性可以保護?」

  「呃!這、這……例如……伊莉莎白……之類的?」

  「學長認為前天的家政課上,拿平底鍋打得你到處逃竄的女性需要你的守護嗎?」

  伊凡勾起嘴角,裝出極其疑惑的表情。

  「少囉唆!體育課、烹飪課和化學課都沒人敢和你一組,需不需要學長的安慰啊?可憐沒人要的小學弟。」

  被戳到痛處的基爾伯特跳了起來,氣急敗壞地諷刺回去。

  「托里斯、愛德華他們都會跟我一組。」

  「他們肯定是被你暴力威脅,才不得不哭著就範的吧?」

  「總比被全校女生討厭的學長好一點,有這樣的哥哥,路德維希同學還真是倒楣,難怪天天都要吃胃藥。」

  「少囉唆!被國中部的妹妹追到班上,還丟臉的躲到體育室倉庫去的膽小鬼沒資格說本大爺。」

  吵著吵著,他們像孩子般扭打起來,直到巡視的教官發現喝叱,才灰溜溜的逃走,不歡而散。





  爭執過後,基爾伯特再也不去找伊凡,於走廊上巧遇時還會對他重重地哼一聲,挑釁意味十分濃厚。

  他們兩個人都不肯率先低頭,就這樣僵持不下。直到一週後的晚間,強烈的暴風雨襲擊城市。


  「嘿嘿!那頭不識好歹的笨熊這下要遭到報應了。」

  基爾伯特端起餐盤坐到沙發上,打開氣象新聞觀看,笑得十分開心。

  聞言,端坐在餐桌上用餐的路德維希皺起眉頭,向兄長提醒道:

  「哥哥這樣幸災樂禍不太好吧?聽說伊凡學長很珍惜他的向日葵。」

  「那是活該啦活該,等那些向日葵全都被打掉,看他還會不會堅持要加入無聊又沒勁的園藝社。」

  基爾伯特拿起遙控器,把電視的音量調高,便大口大口地吃起飯來。

  然而,隨著風勢和雨量的增強,他吃飯的速度越來越慢,充滿肉汁的香腸也越嚼越沒滋味。


  當電視拍攝到一截斷裂的路樹時,基爾伯特終於放下餐具,失去吃飯的心情。

  他一下摸摸趴在客廳睡覺的狼狗、一下站在被暴雨打到啪啪作響的玻璃窗邊向外張望,覺得坐立不安,怎麼也無法定下心來。

  「看來明天早上就可以去幫向日葵收屍了。」

  「風雨這麼大,要是有笨蛋出門去,一定會死的很慘。」

  「哈哈哈,肯定沒有笨蛋會這樣做的……絕對沒有!」

  基爾伯特拼命自言自語,卻無法說服自己。他掙扎許久,最後還是有些彆扭地走到餐桌前,向正在用餐的腓特烈問道:

  「老爹你覺得……那頭笨熊會不會笨到跑回學校去搶救向日葵。」

  「喔?你很在意嗎?」

  「本大爺只是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那種笨蛋而已。」

  基爾伯特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模樣,可惜成效不彰。

  聞言,腓特烈放下刀叉,慢條斯理地用餐巾擦拭嘴角,突然一拍桌面,沈聲喝問:

  「你說你是騎士文化社的社長,那就告訴我,騎士的美德是什麼?」

  「謙卑,榮譽,犧牲,英勇,憐憫……啊!!」

  基爾伯特扳著手指依序背誦,才說到一半,他就靈光一閃想到答案,連忙抓起雨傘衝出家門。

  「我懂了!謝謝老爹。」

  越是被拒絕,基爾伯特越是不願意認輸,才會在過去的半月來,一直死纏著要伊凡入社。

  但或許……或許還有一點點的放不下。

  伊凡總是孤孤單單一個人,每次嘗試跟同學說話,都會被對方畏懼著避開。

  那時,他會垂頭喪氣,露出落寞的神情,像隻被主人遺棄的大白熊一般,讓基爾伯特氣歸氣,最後還是放不下心來,沒辦法真的放著不管。



  「哥哥你慢一點!」

  路德維希想追上去,卻被腓特烈一把拉住,遞給他一個空碗說道:

  「別追了,幫爸爸再盛一碗馬鈴薯濃湯吧!你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好的。」

  路德維希聽話地為父親盛湯,卻還是不停張望門外,顯得極為擔心。

  「為什麼父親才問一句,哥哥就聽懂意思出門去了?這其中有什麼深意嗎?」

  對於路德維希的疑惑,腓特烈聳聳肩,不負責任地說道:

  「別傻了,我就隨便問問,他要怎麼妄想是他的事。」

  「但哥哥這樣去太危險了,萬一掉進水坑裡或被斷裂的大樹砸到怎麼辦?至少帶大一點的雨傘去,還有雨衣、防水布、手電筒、急救箱、、鐵剷、繩子……」

  「青春就是不斷的煩惱和拼命做傻事。」

  腓特烈用一塊肉餅堵住個性認真又愛操心的二兒子的嘴,笑得慈祥又溫柔,天藍色的眼眸洋溢說不出的狡獪與戲謔。

  「再說,你不覺得看平常吵死人……哦、我是說樂觀開朗又富有活動力的笨……兒子病懨懨的躺在床上給人照顧,還被迫吃下難吃的流質食物的模樣,相當的有趣嗎?」





  當基爾伯特翻牆進入學校時,伊凡正拿著一大塊防水布,努力想要蓋住小小的向日葵花圃,偏偏手忙腳亂怎麼也弄不好,把自己搞得無比狼狽。

  他的傘早就被狂風吹壞,全身濕透,眼睛還被大雨打得快要睜不開來,卻還是固執地不肯放棄。

  「……果然。」

  看到這一幕的基爾伯特輕輕嘆了口氣,舉起手上的傘幫伊凡擋雨,還挑出手帕,幫他擦掉臉上的雨水。

  「學長是特地來嘲笑我的嗎?」

  伊凡孩子氣地拍開雨傘,拒絕基爾伯特的幫助。

  在他想來,基爾伯特肯定會待在家裡看電視,一邊哈哈大笑說「向日葵全死光了最好」之類的話,完全料不到,對方竟然會冒著大雨跑來找自己。

  「本大爺又不是吃飽了沒事幹,才不會特地來做這種無聊事。」

  「那你為什麼要來?」

  「當然是為了你這個幼稚又任性的死小鬼!!!」

  基爾伯特突然將雨傘丟在地上,大吼一聲,把伊凡罵得一愣一愣。他隨即從發愣的伊凡手中搶走工具,冒著大雨把防水布給固定好。

  「哈!搞定了,本大爺果然厲害。」

  大功告成後,基爾伯特抹抹臉,滿意地打量自己的成果。

  他邊說邊站到圍住花圃的磚頭上,讓自己變得和伊凡一樣高,接著將雙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露出大大的笑容。

  「聽好,本大爺是來回答你之前的提問的。」

  銀髮青年全身濕透,衣服和臉蛋都沾上不少泥土,卻依然站得筆直,豔紅色的眼眸明亮無比。

  「既然是騎士文化社的社長,當然要守護自己的社員,包括某個笨手笨腳、還在暴風雨中跑出門的學弟。」


  暴雨的晚間非常寒冷,伊凡卻覺得胸口升起一股暖意,伴隨某種陌生又溫柔的情緒。

  「原來……如此。」

  伊凡喃喃自語,若有所思地凝視基爾伯特。

  「喂!你還要傻站在這裡多久?」

  直到基爾伯特打了一個噴嚏,不滿地開始抱怨後,伊凡才回過神來,撿起放在一旁的水管,乾脆俐落地打破一片玻璃,從內側將窗戶的鎖打開。

  「傘都壞了回不去,學長今晚就和我在學校過夜吧!」

  伊凡拉著基爾伯特從窗戶爬進校舍,神色自若,一點都沒有違反校規的心虛。

  「喂!被老師發現怎麼辦?」

  「明天一早湮滅證據再快點溜走就好,如果學長想的話,留下玻璃的賠償費也可以。」

  他們脫下濕透的外衣,拿張窗簾包在身上,靠在一起用彼此的體溫取暖。

  「一定要靠這麼緊嗎?還真奇怪的感覺……被抓到的話,本大爺的一世英名就毀了。」

  基爾伯特從來沒有這種經驗,不自在地扭動身體,希望換個舒服點的姿勢。

  「這樣才暖和啊!以前我和姊姊、娜塔莉亞都是這樣做的」

  伊凡藉著身高優勢,將銀髮青年擁入懷裡,發出小小的、滿足的嘆息。

  狂風挾帶著傾盆大雨呼嘯而來,遠處還有隱隱約約的轟雷聲,他卻覺得無比寧靜、無比安心,就這樣沈沈睡去。


  確實非常的溫暖,和他最喜歡的向日葵一樣。







  二天後,感冒痊癒的基爾伯特終於可以回學校上學,逃離老爹以照顧為名的摧殘戲弄。

  當天的放學鐘聲一響,他就被高大的學弟拉到學校無人的角落,遞上一張寫著「騎士文化社」的入社申請表。

  最不可思議的是,入社原因還跟基爾伯特當初寫的一樣——「仰慕社長大人的丰采」。

  「不錯不錯,學弟你真有眼光。這下那個粗眉毛就無話可說了哇哈哈!」

  基爾伯特大力拍打伊凡的肩膀表示讚賞,隨即半開玩笑地伸手說道:

  「既然想要入社,總該上繳點供品和入社費吧!」

  「我最近手頭有點緊,可以分期付款,用身體支付嗎?」

  「咦?」

  沒等基爾伯特反應過來,伊凡就握住他的手,湊上前去,飛快地親了他一口。

  「這是頭期款,請問學長還滿意嗎?或者要再多加點利息?」

  伊凡向基爾伯特一鞠躬,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露出甜美又燦爛的笑容。

  「滿意個鬼!該死的你到底在搞什麼?」

  基爾伯特慘叫一聲,氣憤的同時又有難以形容的困窘,似乎有什東西已經超出自己的掌控。

  「為了一點小事就驚慌失措,學長你這樣有違騎士風範唷~☆」

  「這哪裡是小事?這是本大爺的初吻啊啊啊啊!」

  「原來我是第一個?真是太榮幸了。」

  「你別躲,讓本大爺揍一拳消氣。」

  「學長你太大驚小怪了,騎士文學裡很多這樣的情節,查理曼大帝就常常親吻高貴的騎士羅蘭。」

  「真的嗎?要去翻翻《羅蘭之歌》確認才行。」

  「我陪你一起去……以後就請多多照顧囉!親愛的基爾伯特學長。」






  「唉……」

  不遠處的大樹下,因為擔心而偷偷跟上來的路德維希按住隱隱作痛的胃部,長長嘆了一口氣。

  他走到烹飪社的社團教室,向好友菲利奇亞諾求助。

  「可以分我一點食物嗎?這個牌子的胃藥規定要餐後才能吃。」

  「當然沒問題,今天有煙鮭魚佐檸檬醬汁、義式洋蔥湯和凱薩墨魚冷麵喔!」

  菲利奇亞諾熱情地端來美味豐盛的料理,一邊看著路德維希用餐,一邊和他隨意閒聊。

  「騎士文化社最近怎麼樣了?基爾伯特哥哥找到第三個社員了嗎?」

  「找是找到了……」

  想起剛剛看到的畫面,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路德維希的胃痛又更嚴重了。他規規矩矩地吃完餐點,才拿出兩顆胃藥,就著溫開水吞下。

  「社團活動結束後,可以陪我去附近的眼鏡店一趟嗎?」

  「路德左右眼的視力都是2.0吧?為什麼要去眼鏡店?」

  「騎士文化社不用廢社,之後就可以進行社團活動。考量到地點、人員與情境……我需要一副墨
鏡。」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居然O口O......被閃到覺得很甜可是又忍不住嘴角上揚,我好喜歡這篇OAO~***
請繼續加油,我會繼續支持的>///<

No title

RE:晚香

之前正文都很嚴肅,
就來寫點甜文抒解壓力XD
感謝支持>//<

No title

好可愛的文>///< ˇ
老爹意外的壞心呢XDD~
被國中部的妹妹嚇得躲進倉庫那邊很好笑!!
惡友組鬥嘴(?)那段也寫得很棒唷(拍手)

No title

很喜歡露普!
但是一直以來有個疑問,找了很多地方卻找不到
所以在此小女不才,想請教朔莫大,
為何露普日是6/2呢QAQ?

這是困擾我好久的疑惑....

No title

RE:屍叛烈

對啊XDDD
這篇的重點就是想寫惡友、親父和阿西,
寫得很開心,
反而露普那寫得很簡略(掩面


RE:小檸檬

那是因為在日文裡,
6(る/ro)和2(ふ/hu)的開頭發音和露普很像的緣故XDD
不過今年開始,我覺得3/31也可以當作露普紀念日(毆

No title

嗚哦最近終於放風可以上網了這樣wb
感覺這裡我好久沒來但還是心心念念啊!!(小花

可惡看完之後我也要填入社單啦!!
入社理由就是"訓練眼睛耐閃度"wwww
我超喜歡老爹的「青春就是不斷的煩惱和拼命做傻事。」
這句話啦XDDD

啊 出本的話 希望阿西被閃三部曲也能收錄進去啊(羞扭(毆

No title

RE:悠十

在練完之前應該會被閃瞎(毆
→「青春就是不斷的煩惱和拼命做傻事。」
我覺得這個真的是青春,
雖然離我很遠了,但傻事還是常常幹XDD

番外我可能要看頁數再斟酌><
能的話,至少真的是國之聲番外的阿西的憂鬱我很想放

初次亂入

好可愛喔!!!這就是露普西的初戀故事吧(從此愛慘阿普
我也要加入RKA啦wwwwww
入社理由:想被閃瞎。

Re: 初次亂入

那就是青春嘛XDDDDDDDD
入社的話要自備一年份的拋棄式墨鏡喔~
一天碎一副剛剛好(毆
自我介紹

朔莫

Author:朔莫
這裡是專門放aph露普同人,
外加一點個人廢話的地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