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X女普】黎明前的童話

☆防雷頁

一、這是男露X女普的BG文。

二、這是本家設定的女版普魯士,不是阿普因故性轉,所以個性上也略有不同,露樣對待男性和女性的態度也有所差異。

三、因為是BG,可能有些言情有些少女,單純滿足作者的喜好,雷者請千萬慎入。






(本家設定的女版普.魯.士叫Julchen,問過會德文的朋友,
 那是Julia(可譯為尤莉亞、茱莉亞或茱莉葉)的可愛版,
 類似小xxx的說法,難以直接音譯,因此暫以茱莉亞來稱呼)







  清晨時分,銀髮紅眸的美麗少女端坐在帥帳中,一手拿書,一手操縱象徵各軍團的棋石,在中歐地圖上進行戰術模擬,精緻的面容帶著揮之不去的疲憊。

  「戰爭中一條萬古不易的公理,是確保己方的側翼和後方,而設法迂迴繞至敵方的側翼和後方。」

  這是茱莉亞例行的練習,對國土破碎、力量偏低的她來說,只能靠高明的戰術與嫻熟的技巧制服敵方。

  尤其是在普.魯.士王國瀕臨崩潰邊緣的現在。

  「騎兵得勝的一翼,不要讓對方騎兵能再度集結,應保持良好的秩序向他們追擊……啊、老爹?」

  準備再次移動棋石時,茱莉亞手上的書突然被人一把拿走。

  她回頭一看,灰髮的普.魯.士國王正站在一旁,笑意盈盈地注視自己。

  「《一般戰爭原理》?尊敬的殿下願意閱讀我的著作,真是令我不勝榮幸。」

  腓特烈大帝順手幫茱莉亞把散亂的銀色長髮收攏至耳後,突然話鋒一轉說道:

  「但是,您暫時不用讀這些了,我推薦您閱讀外交禮儀教學。」

  「咦?你不會是想投降了吧?你不是說過,一個省分都不能……」

  「放心。」

  在普.魯.士殿下疑惑又不滿的注視下,普.魯.士國王的笑容漸漸加大。

  「伊莉紗白那個老妖婆終於下地獄去了,由她親愛的外甥——彼得三世繼任為全俄.羅.斯的皇帝。我想,聰明如您,應該明白這意味著什麼吧?」

  「啊?!那個愛慕你的蠢蛋彼得?」

  茱莉亞忍不住站起身來,驚愕中混雜矛盾的欣喜與失落。



  西元1756年,奧.地.利、法.蘭.西、俄.羅.斯組成7000萬人的巨大同盟,意圖把普.魯.士與她的450萬人民從歐洲地圖上抹消。

  而她唯一的盟友,是遠在大海彼端,僅能提供金錢支援,陸軍一點也派不上用場的大英帝國。

  儘管普.魯.士殿下頑強不屈,帶領摯愛她的子民贏得一次次的勝利,終究不敵歐洲最強的三大國同盟,隨著英國補助的斷絕與科爾貝格要塞的陷落,被一步一步逼入絕境。

  現在,一切都有了轉機。



  「新沙皇已經下令停戰,遣使與普.魯.士結盟,並準備派軍……您好像有些失望?」

  普.魯.士國王好奇地詢問,茱莉亞沈默一會,才偏過頭,悶聲說道:

  「真的要接受嗎?你以前還說,俄.羅.斯是亞洲的野蠻人。」

  「他們現在是普.魯.士的守護神了。」

  腓特烈大帝毫不在乎地聳聳肩,茱莉亞卻依然有些不甘心。

  「但是,靠這種、這種……的方式獲得勝利,一點都不帥氣。英國不補助又如何?軍備和金錢都消耗殆盡又如何?普.魯.士偏不屈服、偏要堂堂正正贏得勝利與榮耀。」

  說到這,她用左手握緊飲過無數敵軍鮮血的長劍劍柄,豔紅色的眼眸瞬間亮了起來。

  「在絕境中奇蹟似地反敗為勝,一舉擊敗歐洲最強的三個國度,光是想像就令人熱血沸騰!這會成為傳說,被全歐洲的報紙與後世的史書頌揚不已。」

  普.魯.士國王沒有說話,只是朝他的國家殿下一直笑一直笑,笑得茱莉亞渾身不自在,眼神因心虛而四處飄移,終於沮喪地低頭認錯。

  「沒有理由而讓士兵流血,那是不道德的屠殺——你是要說這個吧?我只是惋惜一下而已,才不會為了無聊的意氣用事,拒絕俄.羅.斯的援助與和平。」

  頓了頓,她遲疑地問道:

  「可是……你就不怕被人取笑嗎?說普.魯.士靠男人的愛慕才得救,其他國家的報紙肯定會寫一堆難聽的報導羞辱我們。」

  「無所謂,國家利益至上。如果祖國的利益有此需要,其他任何的考慮都必須沈默。」

  腓特烈大帝親暱地摸摸祖國銀色的頭顱安撫,宛如疼愛女兒的父親一般。

  儘管茱莉亞的年齡至少是他的十倍以上,他依然情不自禁把對方當作自己的孩子對待,只因那是自己所摯愛,並呵護照顧、使之日漸強盛的國度。

  「再說,這表示殿下您的第一公僕、也就是我的魅力非凡,說不定能成為傳說,讓後世的歷史學者記上一筆。」

  繁忙的國事與軍務使他勞心勞力,頭髮灰白,臉上也有深深的皺紋,卻自有一種令人折服的智慧和氣度。

  這便是腓特烈大帝最不可思議的地方,他被歐洲三大國的女性掌權者所憎恨:奧.地.利的瑪麗亞‧特蕾西亞女大公、俄.羅.斯的伊莉莎白女皇與法.蘭.西的蓬巴杜爾夫人。

  而他又同時被眾多男性奉為英雄熱烈崇拜,例如英國首相小庇特、奧.地.利皇儲約瑟夫,以及如今的俄.羅.斯新皇彼得三世。

  「還是說……」

  腓特列大帝又笑了起來,帶著狡黠與算計的笑。

  「您是嫉妒自己的魅力不如我這個中年男人?」

  「才沒有!俄.羅.斯皇帝算不了什麼,要是認真起來,肯定連俄.羅.斯帝國都會拜倒在本小姐的裙下。」

  茱莉亞抬高頭顱,信誓旦旦地宣稱。

  想到當初與彼得大帝一起訪問柏林,白白軟軟、比自己還要可愛的紫眸少年,她猶豫一下,又接著說道:

  「……當然,我一點都不屑幹這種事。」

  「不愧是我尊敬的祖國殿下,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腓特列大帝大帝煞有其事地拍手稱讚,敷衍得非常明顯。







  1762年3月,普.魯.士殿下親自前往聖彼得堡,贈送俄.羅.斯皇帝象徵普.魯.士軍人榮譽的黑鷹勳章,並研擬兩國同盟合約。

  彼得三世高興到睡不好覺,還率領王宮所有人在冬宮廣場上列隊迎接。

  他們從凌晨等到正午,在伊凡打了無數個呵欠後,終於等到遠道而來的普.魯.士使節團。

  隊伍的最前端,是一名英姿凜然、氣勢非凡的少女騎士。

  她騎在一匹通體漆黑的高大駿馬上,如瀑般的銀色長髮在豔陽下閃爍耀眼的光芒。右頰的刀疤無損她的美貌,反而突顯那不羈的神采。

  「唷、你是俄.羅.斯帝國吧?從北方大戰以來就沒再見面,沒想到才半個世紀,已經長這麼高了。」

  普.魯.士殿下看都不看彼得三世一眼,直接拍馬來到高大俊秀的斯拉夫青年面前,語帶挑釁地問道:

  「這幾年雖然常跟俄軍打,但一直沒機會親自跟你對戰,要來一場試試嗎?」

  俄.羅.斯殿下眨了眨眼沒有回答,向侍立在兩旁的近衛軍團作出手勢。

  下一刻,早已預備好的150門大砲齊鳴,撕裂聖彼得堡的天空,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隆聲響,就連大地也為之震動,反覆數次才終於停止。 註1

  遵循俄.羅.斯皇帝的命令,俄.羅.斯帝國用最高規格的迎賓禮節,歡迎普.魯.士王國的到來。

  「這是?」

  就算是身經百戰的普.魯.士殿下,也被這隆重的歡迎嚇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儘管被霍亨佐倫家族統治以來,普.魯.士王國一年比一年強大並不斷向外擴張,但依然算不上真正的歐洲強國,更遑論被如此對待。

  「呵呵!」

  看到那高傲的臉龐浮現錯愕的神情,甚至有片刻的狼狽,伊凡滿意地微微一笑,產生惡作劇成功的喜悅。

  「俄.羅.斯帝國——伊凡‧布拉金斯基,我代表全國人民,歡迎閣下的到訪。」

  茱莉亞輕咬下唇,不滿於自己適才的失態,有種被人捉弄的感覺。

  「普.魯.士王國——茱莉亞‧拜爾修米特。」

  她俐落地翻身下馬,主動朝俄.羅.斯殿下握手致意,隨即眼波流轉,用調侃的語氣續道:

  「非常感謝貴國如此……『盛大』的迎接。」

  「這是我們陛下的一番心意。」

  俄.羅.斯殿下話聲甫落,就被俄.羅.斯皇帝一把推開。

  「您好!我就是俄.羅.斯的皇帝,請稱呼我彼得就好,當然,叫小彼得也行。我從小就非常崇拜普.魯.士,您輝煌的戰史、精良的軍隊、嚴謹的制度與紀律都令我仰慕不已。」

  彼得三世興奮地握著茱莉亞的雙手,滔滔不絕地訴說自己對普.魯.士王國與腓特烈大帝的仰慕之情。

  「尤其是貴國的皇帝陛下。世界上沒有比他更偉大、更英明的君王了,他是精通軍事、政治、音樂、藝術的哲學家國王,讓柏林成為被上帝所眷顧的光之城,宛如夜空中最明亮的北極星,被德.意.志的人民圍繞旋轉……」 註2

  說到興頭上時,他還張開雙臂想擁抱眼前的少女騎士,似乎把對方當成自己最最崇拜的腓特烈大帝的替身。

  「呃……」

  茱莉亞下意識要給幼稚的新任沙皇一拳,隨即想到自己是來和對方結盟的,只好拼命忍耐,僵著身體,接受那討厭的擁抱。

  「陛下,您這樣對待身份高貴的女性,似乎有些不合禮節。」

  茱莉亞耐心到達極限時,始終在一旁看戲的伊凡才走上前,拉開彼得三世為她解圍。

  再白癡也是俄.羅.斯的皇帝,他可不想讓自己的上司在大庭廣眾下被一名女性毆打。

  「我這只是表示歡迎……」

  彼得三世還想辯駁,卻因伊凡的一句話乖乖閉嘴。

  「但於禮不合!要是腓特烈陛下知道自己侍奉的主人被如此對待,不知會有何感想?」

  全歐洲都知道,腓特烈大帝一向討厭女性,甚至不允許自己的妻子住在無憂宮。

  普.魯.士國王唯一會在乎、疼愛的女性,就只有他在即位之初便單膝下跪宣誓效忠,聲稱自己是對方第一公僕的普.魯.士王國。

  「謝啦!要是真的揍下去,我肯定會被老爹罵。」

  茱莉亞這才鬆開握得死緊的拳頭,把伊凡拉到一邊,小聲道謝。

  「話說,你家皇帝的腦袋……」

  「被老鼠啃壞了。」

  伊凡輕描淡寫地回答。

  「可以的話,我還真想用他和普.魯.士國王交換,附贈一千萬盧布。」

  「休想!」






  茱莉亞就這樣留在冬宮作客,直到把俄普同盟條約和俄.羅.斯的資金、軍備援助帶回普.魯.士王國為止。

  她天天都被幼稚的沙皇糾纏,不是要為俄.羅.斯設計和普.魯.士相似的軍服軍徽,就是詢問腓特烈大帝的一切,外貌、嗜好、價值觀、日常作息,甚至喜歡的食物和顏色也不放過。

  三天後的晚上,茱莉亞終於再也忍耐不下去。

  「能不能管管你家的皇帝?本小姐快被他煩死了!」

  她一腳踹開俄.羅.斯殿下的房門,跪在雪白的大床上,把睡得迷迷糊糊的斯拉夫青年拉起來,扯著圍巾前後搖晃。

  「竟然要我用普.魯.士軍隊的操練法來訓練他,還說要帶五萬大軍親自到我老爹的麾下作戰……他到底有沒有統治者的自覺?這樣亂搞肯定會引發叛亂。」

  「停、停,可以先等我整裝完畢再說嗎?」

  伊凡被搖得頭昏眼花,好不容易睡意消退意識清醒後,才一臉尷尬地問道。

  除了姊妹以外,他從來沒有被年輕女性闖入臥室的經驗,錯愕之餘,也慶幸自己至少穿著睡袍,沒有裸睡的習慣。

  「行。」

  茱莉亞跳下床,雙手抱胸站在一旁,等伊凡更衣完畢好繼續罵。

  但左等右等,只見紫眸青年打開衣櫃後就僵住不動,白晰的臉龐浮現極淡的暈紅。

  「啊?你楞在那裡幹嘛?不是說要更衣嗎?」

  茱莉亞不解地與伊凡大眼瞪小眼,最後才反應過來,捧著肚子爆笑出聲。

  「噗哈哈哈哈!你不會是害羞了吧?俄.羅.斯還真可愛,要是換成法.蘭.西那個暴露狂,早就脫個精光現給本小姐看。」

  她笑到眼角流淚,還大力拍打伊凡的右肩。

  「放心,我從小在條頓騎士團的男人堆裡長大,男人的裸體早看膩了,就算你體格再好肌肉再多也一樣。」

  「就算是這樣,這也太……」

  伊凡還想反駁,茱莉亞卻撇撇嘴,中氣十足地訓斥。

  「是男人就乾脆一點!再說,我們都是國家而非人類,又不能結婚生子,性別根本毫無意義。」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伊凡只好脫下睡袍,當著茱莉亞的面換起衣服來。

  從頭到尾,茱莉亞都坦率地直視伊凡,沒有任何少女的扭捏害羞,還在伊凡露出結實的腹肌時,讚賞似地吹了聲口哨。

  「嘖嘖、體格不錯嘛!我還以為愛喝酒的俄.羅.斯人都會有軟趴趴的啤酒肚。」

等到伊凡換上一身筆挺的軍裝時,她突然欺身上前,抽出配劍抵住對方的下巴。

  「要不要來打一場?大耶格爾斯多夫、庫勒斯道夫和利格尼茨時都多虧你『照顧』,現在沒得打了,好歹也要親自分個高下吧?」

  她眼神明亮、躍躍欲試,充滿對戰鬥的渴求及興奮。

  「唔……」

  或許是因為從小與姊妹相依為命的關係,伊凡始終對女性保持一份溫柔尊重,在烏克蘭與白俄.羅.斯都被敵國奪去的現在也不例外。

  然而,面對眼前比男人還要豪邁爽朗的少女騎士,伊凡還真不知該怎樣應對。

  半個世紀前,他曾在彼得大帝的帶領下前往柏林,和年少的普.魯.士殿下結為盟友,也曾在北方大戰時與之攜手作戰,一起擊敗被譽為北方雄獅的瑞典王國。

  那時的茱莉亞頭髮比男生還短,個性更是桀驁不馴,總是以伊凡的老大自居,穿著男性軍服到處惹事生非,一點女孩子的樣子也沒有,讓他到最後終戰時,才赫然發現,對方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女性。

  「說起來,妳變得可真多。」

  伊凡近距離打量對方秀麗的面容與細瘦的手腕,語氣有些感慨。

  一別半個世紀,茱莉亞已經留起過腰的長髮,換上特別設計的軍服上衣、純黑短裙以及雪白的繫帶長靴,露出讓男人目不轉睛的美腿,從當年野蠻粗魯的小少年,搖身一變為美麗帥氣的女騎士。

  然而,儘管外表有了變化,她的靈魂卻依然堅韌而強悍。

  如果不是親眼目睹,誰能想像,在過去六年的戰爭中,就是這樣一個看似纖弱的少女,一肩扛起450萬人民的性命,硬撼歐洲三大強國聯盟,接連締造讓人驚訝不已的輝煌勝利?



  「喂!喂!你在發什麼呆啊?」

  茱莉亞鏘一聲收回配劍,用力拉扯伊凡柔軟的臉頰,好讓他回過神來。

  「我才想告你詐欺咧!想當年你小小軟軟的超級可愛,總是一臉崇拜的跟在我後頭,眼睛跟小鹿一樣天真無邪,讓人忍不住想調戲欺負……怎麼現在長得跟熊一樣又高又壯,真是掃興!」

  茱莉亞越說越氣,自動在伊凡的臥室東翻西找,找出伊凡的配劍塞到他的手裡,隨即拉著他穿過長長的迴廊,前往昏暗的王宮庭園。


  「來來!我們這就來打一場,別客氣儘管上。」

  她再次抽出配劍對準伊凡,還伸出右手食指朝對方勾了勾。

  「現在是半夜,不適合吧?」

  伊凡搔搔奶油色的頭顱,神情有些無奈。

  他一向對女性沒輒,更討厭攻擊女性,才會在小時候,每次都被妹妹追得邊哭邊逃卻不敢反抗。

  「半夜才好,不用擔心有蒼蠅來打擾,例如你家的蠢蛋沙皇。」

  「但是這裡光線不足。」

  「有盞煤氣燈就夠用了,戰爭可不分白天黑夜。難道堂堂的俄.羅.斯帝國,都不曾在夜間作戰過?」

  伊凡說一句,就被茱莉亞駁斥一句。

  她最後終於忍不住,直接揮劍攻擊伊凡,迫使他拔劍自衛。

  「啊啊有夠麻煩!打就對了,別囉囉嗦嗦婆婆媽媽。」

  伊凡一開始採取守勢,仗著力量上的絕對優勢,穩穩地擋下茱莉亞接二連三的攻擊。

  她的攻勢卻越來越凌厲,利用高超的技巧與靈活的移動,出劍的方位一次比一次刁鑽,劍劍直指伊凡的空隙,使他措手不及、連連敗退。

  「呵、有趣。」

  伊凡終於來了興致,拋開不打女性的原則,與茱莉亞展開激烈的戰鬥,你來我往、打得酣暢淋漓。




  「呼…‥可惡,再怎麼鍛鍊,體力還是比不上男人。」

  戰鬥持續許久,茱莉亞最後終於體力不支,氣喘吁吁地靠在噴水池旁休息。

  見狀,伊凡收起配劍,笑吟吟地走到她面前問道:

  「妳要認輸了嗎?」

  茱莉亞偏頭凝視波光燐燐的水面,不發一語。

  「坦率的認輸也是騎士的美德……啊!」

  猝不及防間,茱莉亞掬起池水朝伊凡臉上潑去。

  早已鬆懈的伊凡來不及反應,下意識遮住眼部,卻被茱莉亞趁機一腳踹倒在地,把他壓在身下,用銳利的劍尖對準他的咽喉。

  「嘿嘿、這下要認輸的是誰呢?」

  「妳這是使詐。」

  伊凡不甘心地睜大清澈的紫眸,用甜甜軟軟的嗓音控訴。

  「戰爭中,狐狸皮有時也和獅子皮同樣需要,因為當實力失效時,狡計反而能成功——這是本小姐親愛的老爹的訓示。」

  說到這,茱莉亞愉悅地笑了起來,用空下來的右手撥弄因打鬥而散亂的長髮,柔軟的髮絲在月光照拂下流轉美麗的銀色光華。

  「力量大體力好又如何?本小姐可是為戰爭而生的國度,幾百年的經驗和技術是你這個死小鬼拍馬都趕不上的。」

  那笑容在幽暗的夜色中顯得太過耀眼,讓伊凡有一瞬間的失神。

  他忍不住伸出手,用指腹輕輕摩挲茱莉亞臉上稍嫌猙獰的傷疤,低聲問道:

  「這是怎麼留下來的?」

  「楚德湖、坦能登堡,或者庫恩道夫?就算是天縱英才的本小姐也會有失敗的時候,誰記得是哪場戰爭的結果?反正傷疤是戰士榮耀的勳章,看久了也挺帥的。」

  茱莉亞灑脫地聳聳肩,接著跨坐在伊凡身上,長劍打橫抵住他的脖子,彎下腰,語帶威脅地問道:

  「你到底要不要認輸啊?不准岔開話題。」

  距離近到曖昧,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吐息。

  從伊凡的角度望去,正好能看到對方微微起伏的胸膛、嗅到那少女特有的體香。之前劇烈的戰鬥使茱莉亞的臉龐沁出薄汗,恰恰滑落在伊凡的鎖骨上。

  「唔……」

  過於親密的接觸讓伊凡感到有些困窘,不自在地扭動身體。

  從來不在乎男女之分的茱莉亞毫無所覺,反而加大箝制的力道。左手繼續持劍抵住伊凡的脖子、右手用力按住伊凡的胸口,並用雪白結實的大腿,緊緊夾住他的腰部。

  「走開……」

  「在你認輸之前,別想輕易掙脫。」

  伊凡慌了起來,茱莉亞卻特意調整姿勢,把他夾得更緊。

  她被嚴格禁慾的條頓騎士扶養長大,對男女性愛極其陌生,一點也不覺得這樣有何不妥。

  「呃……」

  少女大腿內側細嫩的肌膚隔著衣料摩擦伊凡敏感的腰部,讓他臉頰發燙,漸漸有了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在這種情況下,理所當然會出現的正常反應。

  「我認輸就是了拜託妳快走開!」

  茱莉亞終於意識到伊凡的不對勁,臀部還有種被硬物抵住的感覺。

  「咦?」

  她愣了一下,開始思索究竟是怎麼回事。

  伊凡趁機一手扣住她持劍的手腕,一手握住銳利的劍身,手上使勁,硬生生將之折斷。

  「你是怪物嗎力氣這麼大?!」

  茱莉亞立刻跳離伊凡的身上,指著他的鼻子開罵。

  「又不是真的拼上性命的戰鬥,哪有人瘋到這樣幹的?」

  「瘋狂一向是俄.羅.斯的美德,一勝一負,這下我們平手了。」

  伊凡站起身來,隨意舔去掌心的鮮血,便轉身匆匆離去,留下氣急敗壞又一頭霧水的茱莉亞。

  她苦苦思索許久,搜遍腦中的知識才隱隱約約猜到,伊凡為何會有如此奇怪的行為。







  回到客房後,茱莉亞立即沐浴一番,洗去身上的汗水與塵埃。

  她懶得擦頭髮,用毛巾隨便弄兩下便前往中庭花園,希望讓夜風把頭髮吹乾點再回房就寢。

  不料沒走幾步,就遇到剛洗完冷水澡,同樣到中庭吹風散步的斯拉夫青年。

  「妳這樣會著涼的。」

  看到茱莉亞濕漉漉的長髮,伊凡拋開原先的尷尬,握住她的手腕,硬是把她帶回客房裡去。

  「現在不方便叫侍女,就只好由我來了。」

  伊凡讓茱莉亞坐在梳妝台前,用乾淨柔軟的毛巾,開始幫她擦起頭髮。

  斯拉夫青年的力道適中,讓茱莉亞感到相當舒服。

  她凡事都親力而為,從不接受侍女的服侍,第一次被其他人、還是強盛的俄.羅.斯帝國這樣服務,有種說不出的新鮮感。

  然而,想到之前的戰鬥,她又產生微妙的不滿。

  國土、軍隊、人口,甚至體格、力量、戰鬥都輸給對方,這讓驕傲的她非常不適應、非常不甘心。偏偏,對方還是年少時常常被自己欺負著玩的小白熊。

  「你還真會照顧女人啊?難怪從小就愛哭又沒用,跟女孩子沒兩樣。」

  茱莉亞忍不住出聲諷刺。

  伊凡微微一笑沒有反駁,在姊妹的鍛鍊下,他對女性的容忍度一向遠高於男性。

  「我有個溫柔愛哭、常常把事情搞砸的姊姊,還有個恐怖暴力,但又喜歡找我撒嬌的妹妹…‥所以,從小就習慣照顧她們了。」

  「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嗎?我以前還曾跟她們一起住在立陶宛和波蘭那裡。」

  「嗯,總有一天,我會把她們帶回家的,絕對。」

  伊凡點點頭,語氣十分堅定。茱莉亞想了想,興致勃勃地說道:

  「要找波蘭報仇的話,普.魯.士非常樂意奉陪,本小姐看他們不爽很久了。哼、絕對要把西普.魯.士奪回來。」




  擦乾頭髮後,伊凡取出精緻的象牙梳子,動作輕柔地幫茱莉亞梳起頭來。

  「喂、你在幹嘛?頭髮乾了就可以了吧?」

  「可是姊姊和娜塔莉亞都不在,我好久沒幫人梳頭…‥總覺得很懷念、很想念她們…‥」

  伊凡低下頭,神情有些委屈有些可憐,讓吃軟不吃硬的茱莉亞拳頭握了又鬆、鬆了又握,終究硬不起心腸來。

  「一個大男人還裝可憐裝幼稚,你羞不羞恥啊?」

  罵歸罵,她還是氣呼呼地端坐在鏡臺前,任由斯拉夫青年幫自己梳頭。

  「當然不會~☆」

  俊秀的容顏露出燦爛的笑容,伊凡放下象牙梳子以指為梳,一下一下滑過茱莉亞柔順的銀色長髮,接著執起一綹髮絲,為她編起小小的長辮。

  「嗯…‥」

  茱莉亞只覺頭皮變得敏感無比,能夠清楚感受到,那雙冰涼的大手是怎樣擺弄自己的髮絲,伴隨一種細微的、難以形容的酥麻。

  強勢的她從未被人如此對待過,只覺胸口暖洋洋的,有種陌生的感情不受控制地醞釀。

  最後,伊凡特地回房一趟,取來金紅色的美麗緞帶,為茱莉亞綁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弄出他最喜歡的、和妹妹娜塔莉亞相似的髮型。

  「喔?看起來還不錯嘛!」

  茱莉亞對著鏡子左瞧瞧右瞧瞧,對自己的新造型顯得相當滿意,還不顧伊凡的拒絕,主動說要送他回房。




  臨別時,東邊的天空已隱隱透出微光,翠綠的樹葉結出晶瑩的朝露。

  「呼、這裡的空氣還真不錯。」

  茱莉亞深深吸了一口清晨新鮮的空氣,突然抬高穿著厚底長靴的美腿,狠狠踹了伊凡的小腿一腳。

  「啊!」

  小腿是身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劇烈的痛楚讓伊凡忍不住彎下腰來。

  與此同時,詭計得逞的茱莉亞湊到伊凡的耳畔輕聲呢喃,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敏感的耳際。

  「現在二勝一負,是本小姐贏了。」

  她玩心一起,還故意輕輕咬了下伊凡的耳垂,勾起對方輕微的戰慄。

  等伊凡忍住小腿的劇痛站直身體後,便看到茱莉亞雙手叉腰,對他露出大大的笑容,肆意而張揚,彷彿已把全世界踩在腳下。


  那正是專屬於普.魯.士的戰爭女神真正的姿態。

  曾經縱橫東歐所向披靡,高傲、美麗而強悍的條頓戰神。



  「再見啦!歡迎你隨時再來挑戰,手‧下‧敗‧將。」

  話畢,茱莉亞揮揮手,踩著端正的步伐,傲然地揚長而去。

  有意無意的挑逗讓伊凡胸口竄起莫名的騷動,他凝視少女騎士逐漸遠去的背影,摸摸發燙的臉頰,低聲抱怨。



  「真狡猾……」







  那便是伊凡‧布拉金斯基與茱莉亞‧拜爾修米特,僅僅存在於黎明之前的童話。

  黎明之後,他們就只是俄.羅.斯帝國與普.魯.士王國。

  等待他們的未來有合作有算計、有同盟有敵對,就是不可能有單單純純的愛情。





  而這份悸動,屬於現在。










註 1

  據德國學者亞‧米爾的《德.意.志皇帝列傳》所說,當時彼得三世是用150門大砲齊鳴來歡迎普.魯.士特使的,還喜歡掛著特使送來的普.魯.士黑鷹勳章在王宮中閒晃。

註 2

  大文豪歌德曾經說親父是「德.意.志所圍繞旋轉的北極星」。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阿阿初次留言您好~!

這阿普也太可愛了……阿普你不論怎麼樣都好可愛!

不過這樣的阿普好像遲鈍的很啊orz……

No title

(浮起)第一次留言有點緊張(拉脫維亞)

對於女性如此溫柔的露樣讓人心花朵朵開阿阿(心)

愛又無法自拔的加深了啊阿阿(誰來把這個人帶走)

感謝朔莫大 幸福食用完畢(合掌)

No title

好‧甜‧呀ˇ

妞普也是超級帥氣的啦!!!
BG向的露普怎麼契合成這樣?(笑噴)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No title

最後我還是先看這一篇了......
好可愛啊!!! 不管是父女之間的感情,還是露樣和茱莉亞的互動都好喜歡。
覺得朔莫樣寫出來的茱莉亞沒有被扭曲,唔...該怎麽說呢? 就是充滿著本家設計的個性那樣的感覺,真的好棒!
在感情方面覺得茱莉亞會比阿普更遲純,而要追茱莉亞的露樣會比追阿普那時更辛苦上十倍XDDD (被毆

彼得出現那部分笑死我了,竟然要人家叫 "小彼得"! 小彼得統治國家這段時間露樣大概會很煩很煩吧 XDDDD
露樣說 : "想用他和普.魯.士國王交換" 時,我把普.魯.士國王看成普.魯.士王國了,然後馬上想露樣才見到茱莉亞就要把她帶回俄.羅.斯? 一見鍾情? 覺得怪怪的所以好好再看了一次,才知道原來我腦袋和眼睛都有問題啊! /////
每次都把朔莫樣的文搞歪... 很不好意思 QQ

不能欺負茱莉亞的紳士露樣超萌!!! 一直無奈的樣子好可愛 >////< 最喜歡就是露樣給茱莉亞梳弄頭髮那一段。雖然現在茱莉亞只是想念姐姐妹妹的替身,但是有一天會變成單單純純的愛情吧 //////

No title

看完了覺得好幸福
內心還暖洋洋的

期待後續wwww

No title

"瘋狂一向是俄.羅.斯的美德" 是吧是吧~
>//< 真是太甜了!
露樣和普子的感覺就是要這樣甜蜜蜜嘛!!
真是太幸福了!!

No title

之前就覺得腹黑公主露X中二騎士普的CP不錯,現在反過來的BG設定也超萌!(撒小花

喜歡露普是因為覺得在阿普面前的露樣才能最真實最淋漓地展示自己各個方面的性格,不管是強勢偏激還是偶爾耍賴示弱也好,跟阿普在一起的露樣都超可愛TUT

這種對女孩子的溫柔退讓還有在關鍵時刻閃現的男子氣概都帥氣到不行!!!XDD

No title

RE:洢影

妳好~XD
普娘真的好帥好可愛啊,
讓我被瞬殺!
男普跟女普都很遲鈍,
但我私心覺得女普更遲鈍些XD


RE:沒有留名字的小姐

沒啥好緊張的啦(拍
因為覺得露樣對男普、女普態度一樣就不好玩了,
加上他有姊妹又老是被妹妹嚇哭,
就這樣設定了,
當然,露樣不管怎樣都超可愛啦wwww


RE:冰屑

我短篇都是盡情灑糖的ww
我深信露普不管是BL、
BG(男露女普、男普女露)、GL都超契合(握拳


RE:十字

感謝挑錯字>///<
那時寫到半夜快三點,
急著快點發完去睡覺,
就沒仔細檢查了,
看到妳留言後我就改好了,謝謝~


RE:阿茵(ne_ga)

因為真的超愛親父,
所以寫普娘時就放在這時代,
好來寫這對父女(?)了。
在寫的時候也會擔心把普娘扭曲掉,
看到妳說沒有很開心>/////<

露樣肯定超不爽彼得的,
那時很想寫同時代又聰明的凱薩琳女皇,
可惜爆字數了沒機會,

等露樣真的愛上阿普或普妞,
說不定真的會開玩笑說想交換吧ww

其實我一開始要寫露女普時,
就是想寫梳頭髮那段>////////<
我真的覺得給喜歡的對象梳頭髮很舒服又有種特別的感覺,
但阿普沒辦法梳,
現在有普娘,終於能一圓我的少女情懷了。


RE:冊

感謝~////
後續有沒有就不知道了,
因為短篇都是一時衝動寫的,
哪天在衝動說不定又會寫了XD


RE:以晴

俄羅斯一向有瘋狂的感覺www
但這篇的露樣沒被逼到那一步,
純粹是起反應所以慌張地要快點逃(毆

不管哪一種性別搭配,
露普在我心理都很甜密www


RE:印子

腹黑公主露X中二騎士普聽起來真不錯XDDDD
我下一次的短篇就想寫女露和男普,
不過是學園的。

對啊~因為是對自己親近、喜歡的人,
所以更能展現自己各種真實的面貌吧,
但不管哪一種,
露樣都超可愛!(堅持



自我介紹

朔莫

Author:朔莫
這裡是專門放aph露普同人,
外加一點個人廢話的地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