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路德維希的憂鬱

  H有、小阿西有、兒童不宜有。
  慎入,阿西迷看了請別揍我(逃)

  接續國之聲2-3章,小阿西出生幾年後的故事,
  但這篇的基調和國之聲完全不同,
  沒有國家大事(?)、沒有正經糾結(?),
  單純作者腦抽下的產物,
  請相信「這是別的故事」,用輕鬆的心情來看吧!







  微風吹動窗簾,帶來早春的涼意和淡淡青草的芳香,夏洛騰堡王宮的圖書室裡,年幼的德.意.志男孩打了個噴嚏,從甜美的午覺中醒來。

  「呼……又看到睡著了,幸好沒被哥哥發現。」

  路德維希爬上梯子,把哥哥指定的今日讀物——施羅賽爾的《為德.意.志人民而寫的世界史》放回高高的書架上。

  巨大厚重的書籍讓他抱得有些吃力,沒辦法,德.意.志帝國才成立三年,他還又瘦又小,甚至連哥哥的腰部都不到。

  「請問哥哥在哪裡?我想請他陪我練習一下劍術。」

  「殿下正在會客廳中接見外賓,但……」

  沒等衛兵把話說完,路德維希便邁開步伐,興沖沖跑去找他的基爾伯特哥哥。會客廳裡卻空無一人,他一連詢問幾名侍者,換來的都是對方一臉尷尬的搖頭不語。




  哥哥到底去了哪裡?不是說接見外賓嗎?

  路德維希疑惑地於王宮到處尋找,經過一間客房窗外時,一道異樣的低吟傳入耳際,他側耳傾聽,卻詫異地發現,那是哥哥的聲音。

  「住手……混蛋……」

  以往許多個夜晚,哥哥就是用這渾厚又有些沙啞的聲音,為他講述一段又一段普.魯.士的輝煌歷史或德.意.志的民間傳說當作睡前故事。

  然而,他從來沒有聽過哥哥發出這樣的聲音,憤怒中帶著淡淡的、努力壓抑的……愉悅?

  「可是基爾的身體不是這樣說的耶!嘻嘻,你的臉好熱。」

  路德維希努力搜索自己的記憶,終於想起來,這個蜂蜜般甜甜軟軟的聲音的主人,是哥哥的朋友——俄.羅.斯帝國。

  他有點害怕那名高大的斯拉夫青年,明明總是掛著淡淡的甜笑,卻帶著無形的威壓與冰冷的氣息,只有在面對哥哥時,才會真誠一些、溫暖一些。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路德維希小心翼翼地湊到窗邊一看。雪白的大床上,兩名衣衫凌亂的男子正交纏在一塊,呼吸異常地急促。

  「滾開!別在大白天發情……啊……停……」

  銀髮青年不停掙扎,伸手想把面前的金髮男子推開,卻被對方趁機脫下長褲,放肆地舔弄他敏感的大腿內側。

  「基爾的意思是白天不夠,晚上還要再來一次?」

  「想都別想……等等!別吻脖子,被看到就糟糕了。」

  「沒關係,我的圍巾可以借你用,租金一天一萬盧布。」

  伊凡一邊挑逗地親吻基爾伯特的嘴唇、頸部以至佈滿傷疤的胸膛,一邊用冰冷的大手在那溫熱而精壯的身軀上來回遊移,最後握住對方最敏感的部位,上下套弄。

  「唔、你……可惡……」

  「感覺如何?」

  年幼的德.意.志男孩再也不敢看下去,抱著膝蓋縮在牆邊,粉嫩的小臉像煮熟的蝦子一般漲得通紅。

  哥哥是被欺負嗎?為什麼明明不情願卻沒有真的反抗?

  「啊、啊……別……痛!」

  「一下就會舒服了……一年不見,基爾裡面還是一樣好緊、好熱……」

  房裡隱隱約約傳來人體蠕動的聲音,還有斷斷續續的喘息聲。路德維希下意識地摀住耳朵,聲音卻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楚,不受控制地竄入他的耳際。

  熟悉的聲音、陌生的語調,痛苦中帶著愉悅,伴隨輕微的哽咽。

  「嗚……去西伯利亞找你的同類發情啦臭熊,一年不見,你技術還是一樣爛。」

  「沒辦法,我只有基爾一個練習對象嘛!誰叫你最近都不陪我。」

  終於,好奇心再次壓過恐懼,路德維希站起身來,偷偷張望房內的動靜,立刻被嚇得倒抽一口涼氣。



  他(自稱)偉大的、帥氣的、英明神武所向無敵的哥哥,正全身赤裸地仰躺在床上,被哥哥的朋友、那名高大的斯拉夫青年壓在身下。

  「痛死了痛死了!你就不會慢一點嗎?」

  「既然是親愛的基爾的要求,那我只好遵命了。」

  話畢,伊凡雙手撐在基爾伯特頭部兩側,下半身在他敞開的雙腿間,用極其緩慢的速度進出。

  很慢很慢,挑戰基爾伯特的耐性,勾起他說不出的失落和空虛。

  「你烏龜啊你,慢吞吞的。」

  「明明是你叫我慢慢來的,基爾還真難滿足。」

  伊凡裝得既無辜又委屈,速度依然無比緩慢。

  「太慢了,快……」

  基爾伯特不耐地扭動身體,臉色潮紅,雙眼因情慾折磨顯得濕潤而迷離。

  「俄.羅.斯沒有這種服務喔~~除非你開口求我。」

  「休想!呃……嗯……」

  伊凡乾脆停住不動,伸指揉捏基爾伯特的乳首,低頭親吻他沁出薄汗的臉頰,壞心眼地欣賞銀髮青年在慾望中掙扎的誘人模樣。

  「該死的!做就做誰怕誰?我求你快一點總行了吧?」

  僵持一會,基爾伯特終於按耐不住,豁出去向伊凡索求,還踢了他一腳催促。詭計得逞的伊凡也滿意地笑了起來,開始在對方炙熱的身體中律動。

  「既然基爾這麼想要,那我只能賣力伺候了。」

  「哼!這是要你快一點完事,本大爺好去幫弟弟上劍術課。」

  「喔?你確定你等等還有力氣站穩?」

  「少廢話……」

  驀地,斯拉夫青年像是發覺到了什麼,抬起頭來,用略微混濁的紫眸,注視窗外一臉驚恐的德.意.志男孩。

  路德維希摒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腦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

  見狀,伊凡眨眨眼,將基爾伯特的雙腿扳得更開,猛力而快速地在他體內抽送,讓他在強烈快感的衝擊下,忘情地、近似哭喊地吟叫出聲。

  「啊……啊啊……」

  就在這一刻,伊凡朝路德維希微微一笑,彷彿在宣示什麼一般。讓他戰慄不已,宛如被憑空扔進極寒之地,心臟有瞬間的麻痺,就連血液也要為之凍結。

  路德維希腳一軟,終於跪倒在地,心臟怦怦!怦怦!跳得無比劇烈。等到心情平復一點後,才跌跌撞撞逃離現場。

  他不清楚哥哥究竟是怎麼了,只覺自己和打開藍鬍子密室的尤迪絲一樣,撞見一個絕對不能被發現的秘密。

  那不是自己能涉入的世界。








  「公共自由是合乎理性的國家制度,而王位世襲制包含在王權概念……您究竟是怎麼了?整個下午都心不在焉。」

  典雅的書房內,年邁的帝國宰相輕咳一聲,略帶不滿地詢問眼神飄忽,明顯處於發呆狀態的金髮男孩。

  「很抱歉,閣下,我只是……」

  路德維希回過神來,慌慌張張地俾斯麥道歉。

  「好吧,黑格爾的理論可能對您來說有些難以理解,或許先換成洛克?雖然我一點也不欣賞他。」

  「不、不是這個關係,我只是……有個問題想請教您。」

  想到昨天的經歷,年幼的德.意.志男孩低下頭,神情窘迫,十指交握絞得死緊。


  從德.意.志帝國於凡爾賽宮鏡廳誕生的那一天起,對路德維希來說,普.魯.士王國——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就是引領他、扶養他的,最重要的親人。

  基爾伯特哥哥會嚴格鍛鍊他的劍術、槍術與格鬥技,會教導他軍事、政治、哲學等各式各樣的知識,也會像許多疼愛孩子的大人一樣,開心地抱著他亂揉亂捏,大叫「本大爺的弟弟果然是世界上最可愛的」。

  在路德維希的記憶裡,那名銀髮紅眸的青年總是自信滿滿意氣飛揚,粗魯而溫柔,驕傲而強悍,雖然偶爾會做些傻事被宰相閣下叨唸,關鍵時刻卻比誰都來得帥氣可靠,讓他情不自禁地親近、依賴。

  然而,路德維希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哥哥,見過赤裸地躺在一名男性身下呻吟的哥哥,有些痛苦、有些放縱,還有、還有……像是在……撒嬌一樣?


  「我是想請問您,如果兩個人躺在床上……一個在上面,一個在下面……然後、然後要動……唔……那個……在動,沒穿衣服……」

  路德維希說得語無倫次,一面揮舞小手示意,不僅臉蛋,就連耳垂也變得紅通通一片。

  意識到金髮男孩說的是什麼的那一刻,俾斯麥瞬間愣住,手一鬆,手中厚重的《法哲學原理》隨之掉落,砸到他的腳尖也沒感覺到痛。

  「哥……不,呃……我是說,下面的那個人似乎覺得很痛,痛到叫出聲音來。可是又沒有認真反抗,好像還、還……有一點點快樂的樣子。請問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如果是受欺凌的話,該不該……」

  俾斯麥的鬍子抖了抖,沒有正面回答問題,他轉身走到書櫃前東翻西找,搬了一大疊書放到路德維希面前。

  「這是您這星期的指定閱讀書籍:蘭克的《普.魯.士史》、費希特的《人的使命》、哥德的《浮士德》,以及沃爾夫的《完整的數學科學》和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

  「呃、那個……關於我剛剛的問題……」

  路德維希苦惱地皺起眉頭,注視比自己還要高的書堆,俾斯麥卻裝作沒聽到他的疑問,自顧自地說下去。

  「以您的年紀來說,這份量或許多了一點,但您可是背負數千萬人性命的德.意.志帝國,需要學習的知識自然也是平常人的千倍百倍。」

  「可是……」

  「沒有可是!或者您想要把書單翻倍?」

  德.意.志宰相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嚴肅,動作卻有些微的僵硬和不自然。

  「是的,我知道了。」

  看到金髮男孩一臉委屈、垂頭喪氣的模樣,俾斯麥嘆了一口氣,摸摸他的頭說道:「請忘記吧!那不是您這個年紀該知道的事。」

  頓了頓,他又用極低的音量喃喃自語。

  「畢竟……就算是非人的『國家』,也會需要休憩的所在……吧?」

  「咦?」

  路德維希睜大雙眼,依然無比困惑。俾斯麥則緩步走到窗邊,眺望外頭蕭瑟枯黃的庭園。

  「春天到了啊……」

  現在明明是深秋。

  路德維希在心中反駁,卻不敢說出口,以免眼前的書堆真的翻倍成兩疊。






  儘管受到德.意.志宰相的告誡,德.意.志帝國依然無法抑制自己尋找答案的渴望。

  日耳曼人似乎都有這種要追根究底的精神,這造就了康德、造就了洪堡,造就了立於歐洲學術頂端的柏林大學,認真執著,不達目的絕不甘休。

  他隱約明白事情的敏感性,所以沒再去詢問其他的國家或人類,一有空閒就跑進圖書室裡拼命翻閱,希望從書上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路德維希首先搜索關於床的資料,但全部都是寢具設計或臨床醫學研究。再來找尋室內運動,但沒有姿勢和哥哥他們做的一樣,雅恩創立的體操是有一點像,但那不需要兩個人一起來做。

  無奈之下,路德維希轉而研究俄.羅.斯的歷史文化。《往年記事》、《俄.羅.斯國家史》、《莫斯科觀察家》……翻到普希金《永恆的戀人》時,他突然靈光一閃,升起一個大膽荒繆,又似乎有些合理的猜測。



  「戀人、戀愛……怎麼都沒有《德.意.志人的戀愛方式》、《如何與俄國人交往》之類的書可以參考?」

  金髮男孩一面嘟嘟噥噥地抱怨,一面瞪大眼睛四處尋找,小小的身軀穿梭在一面面巨大的書牆間,終於來到放置愛情小說的書櫃前。

  哥哥一向禁止他閱讀這些,理由是有害兒童的心理健全,可是……這也是為了哥哥……

  路德維希煩惱地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圈,最後咬緊牙關下定決心,抽出一本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來閱讀。

  《茶花女》、《咆哮山莊》、《少年維特的煩惱》……他不知不覺從正午看到黃昏,看得頭昏腦脹,腦袋被塞進許多顛覆自己以往價值觀的事物。

  「夏爾是男人,愛瑪是女人,但哥哥和俄.羅.斯都是男人……不對,我們都不是人,可是、可是……」

  路德維希把小臉皺成一團,一下拉拉頭髮、一下敲敲腦袋,思緒無比混亂,差點想一頭往書架上撞去。

  煩惱間,書架底層一本方形的精裝書籍將他的注意力吸引過去,拍開厚厚的灰塵,露出上頭的標題。

  “dessins érotiques Annales”

  路德維希認得“Annales”是法文的年鑑、史冊的意思,但不認得 “dessins érotiques”這個單詞。

  他依稀記得,這是法國在德.意.志帝國成立的一週年紀念日時,派人送來的生日禮物。附上一封信說道:「既然德.意.志是在法蘭西的身體中誕生的,哥哥決定盡點責任,教導他人類是如何誕生的。」

  那時的基爾伯特哥哥氣到火冒三丈,不但把信紙撕得粉碎,還想把負責送禮的使臣痛扁一頓,幸好被宰相及時制止,才沒有釀成麻煩的國際事件。

  翻開書頁後,路德維希再次領受到劇烈的心靈衝擊。

  每一頁每一頁,整本書全部都是不堪入目的圖片,無數赤裸的男女用各種姿勢交纏在一起,和哥哥與俄.羅.斯做的事情有極高的相似度。

  讀了下圖畫旁邊的註釋,路德維希終於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同時也明白,為何宰相會說,那不是自己這個年紀該知道的事。





  然後,路德維希恍惚地把書籍歸架、恍惚地走去吃晚餐、恍惚地度過晚上的學習時間,最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品嚐生命中第一次失眠。

  《聖經》不允許男性交歡,《荷馬史詩》卻對此歌頌不已,《羅馬帝國衰亡史》裡面也提到,希臘羅馬時代就有很多這種事情。。

  可是,如果哥哥真的是和俄.羅.斯在做、做……做那種事情的話,是相愛的?還是被迫的?會不會是像小說寫的一樣,為了孩子或生存,不得已才委曲求全。

  哥哥好像不討厭做那件事,又好像很討厭做那件事。如果真的很痛苦、很討厭的話,那該怎麼辦?有辦法幫忙嗎?會不會自己才是害他被威脅的原因?




  持續的煩惱、憂鬱和失眠讓德.意.志男孩精神萎靡,產生兩個明顯的黑眼圈。

  基爾伯特這才發現不對勁,天天跟前跟後,想要與親愛的弟弟進行男人間的心理諮商。

  纏著路德維希的同時,他自己也被伊凡纏著。俄.羅.斯殿下用「促進兩國外交」、「研擬經貿合作計畫」等等掛羊頭賣狗肉的理由,硬是留在王宮內,「訪問」普.魯.士一週之久。



  「有什麼心事就該好好說出來,哥哥一定會想辦法幫你解決。」
  
  「男孩子應該快快樂樂的學習、快快樂樂的煩惱、快快樂樂的打架,才能成長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你可是堂堂的德.意.志帝國,別像小姑娘一樣彆扭。再這樣憂鬱下去,會長不大的喔!」

  第七天的早餐時間,路德維希終於受不了哥哥沒完沒了的疲勞轟炸。

  「其實……」

  他先看斯拉夫青年一眼,才閉上雙眼、握緊雙拳,用視死如歸的表情大聲說道:

  「我看見了!你們在房間裡做的事情。」

  「噗————」

  瞬間,基爾伯特口中的牛奶全噴了出來,貢獻給鋪著精緻緞面桌巾的餐桌。

  「咳、咳!呃……等等,你、你……不會是……」

  他手忙腳亂地擦拭桌面,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腦袋像是要爆炸開來一般。心中的指針在「立刻逃跑」、「死不承認」和「殺熊滅口」之間不斷擺盪。

  在這最最危急的時刻,伊凡發揮他惡劣的本性,親暱地環住基爾伯特的腰落井下石。

  「小德.意.志幾乎看完全程了喔!原來基爾你沒發現?嘻嘻、大概是太投入了吧?好開心。」

  「去死!」

  基爾伯特踹了伊凡的小腿一腳,接著胡亂比手劃腳,徒勞無功地想要掩飾過去。

  「你別誤會,我跟這隻熊只是普通朋友,其他什麼關係也沒有。哈哈……都快兩百年的交情了,所以相處上有點親密也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至於床上那個,我們只是在研究、研究那個……」

  他再也扯不下去,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罪魁禍首,低聲求救。

  「該你了,快幫本大爺圓謊。」

  伊凡順從地點點頭,揚起甜美而燦爛的笑容。

  「我們是在研究怎麼生孩子喔~☆」

  「對!研究生孩子……研究個鬼啦你!混帳!!!」

  不理會一旁又羞又氣、暴跳如雷的銀髮青年,伊凡蹲下身來與路德維希平視,拍拍他的頭說道:

  「說起來,德.意.志的誕生俄.羅.斯也幫了不少忙。既然你已經明白我和你哥哥是『這種關係』,你以後可以叫我……嗯……」

  想到家中會叫自己「哥哥」,名為「妹妹」的恐怖存在,伊凡的嘴角微微扭曲。

  「呃……還是叫俄.羅.斯就好。」

  還沒與情人的弟弟交流完畢,順便宣示一下所有權,伊凡就被基爾伯特拉起身來,扯著圍巾,用力前後搖晃。

  「該死的都是你!本大爺英明神武所向無敵的偉大哥哥的形象都全被你破壞殆盡了。」

  「本來就沒有那種東西吧?你老愛盯著德.意.志傻笑,笑得像變態一樣。」

  「那又怎樣?本大爺的弟弟那麼可愛,誰看了都會想好好疼愛。你這是嫉妒,家裡有個世界第一恐怖的美女妹妹可真是不幸。」

  「你還喜歡對弟弟亂摟亂抱性騷擾,小心被以兒童保護法提告。」

  「你才該去找心理醫生好好治療,被妹妹嚇哭過無數次的沒用傢伙。」

  「咦?俄.羅.斯『有用』還是『沒用』,你不是最清楚的嗎?」




  路德維希努力吞下最後一片培根,並把牛奶一口氣喝光,默默地用手帕把嘴角擦拭乾淨。 即使遇到這種情況,他依然約束自己遵守規矩,把餐點食用完畢才跳下椅子,離開那個有點……的二人世界。

  他實在想不到,除了愚蠢之外,還能用什麼詞彙來形容這一切。當然,為了這種事煩惱整整一個星期的自己,又比他們更蠢上十倍。

  回想這七天來不堪回首的記憶,路德維希按住隱隱作痛的胃部,前往王宮庭園呼吸新鮮空氣。望著滿地的黃葉和乾枯的枝椏,他突然有感而發,升起和當初的帝國宰相一模一樣的慨嘆。



  「春天到了啊……」














  番外我實在懶得寫註釋,反正文中出現的書名,都是當時確實出版過的書。

  感謝Bee*在過程中給的建議,我已經努力讓阿普不憫了(毆

  以下是代替註釋用的,不負責任的法國哥哥的問答劇場。



  Q1:“dessins érotiques Annales”是怎樣的一本書?

  法蘭西斯:「那叫《淫畫年鑑》,是哥哥家1794年出版的色情畫大全,和薩伊侯爵的色情讀物霸佔巴黎的暢銷書排行榜一年之久。嘖嘖!只要想得到、只要做得到,什麼露骨的姿勢都有。一本書、一隻手,包你一個人也很‧快‧樂!」



  Q2:普.魯.士為什麼不把那本書丟掉?

  法蘭西斯:「傻瓜,當然是因為他不甘心老是被取笑技術不好,要藏起來偷偷研究啊!」



  Q3:那成果如何?

  法蘭西斯:「唉……很可惜,上帝就是這麼不公平,不是每個人都能學以致用。他知識豐富是豐富,可惜都用不上,只能被上。」




  最後附上Bee*用MSN塗鴨的黑眼圈+眼神死的小阿西示意圖XDDDDDDDDDDD


小阿西  




QQ截圖未命名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春天真的來了阿XDDDDD(笑翻
唉喲小阿西你好純真阿
法叔你沒事送那本幹麻拉
教壞小孩子阿wwwwww(靠

RE:鈴

其實我是想寫「春情蕩漾」(被揍

我很愛那本書的梗,
真的很法叔wwwwwwww

可能是因為不爽阿普佔了凡爾賽宮接生(誤)小阿西,
才故意寄那種書來報復的。

No title

笑翻了XDDDDDDD
孩子的教育不能等,不過小阿西能這麼自立自強真好wwwww
最後的法叔講座真的太合適了!毫無違和感
希望能再多聽老師授課!

不曉得有沒有機會看到小阿西的春天ˇˇ

好棒的情人節賀文TT
白色情人節也會有嗎...

No title

喂喂以私生活來說俾.斯.麥本來就不是檢點的人XDD
不過....
路德因為孩童經歷讓他日後在OOXX方面有奇怪的喜好...?(無限YY

No title

阿西胃痛,其來有自。
法叔的附註實在是太好笑了XDDDD

No title

這篇真的很好笑啊,小阿西太不憫了,這麽小就開始他的胃痛人生了wwww
向俾斯麥提問阿普和露樣的事時的阿西,好像小孩問爸媽:孩子是從哪裏來的?www 好可愛啊

這兩本書的書名都好萌 “ 《德.意.志人的戀愛方式》、《如何與俄國人交往》 ” 阿普和露樣一人來寫一本吧! 當然是阿普寫俄國人露樣寫德.意.志的那本 XDDDDDD

看到這句時 “會不會是像小說寫的一樣,為了孩子或生存,不得已才委曲求全。” 覺得小阿西好純真,太可愛了 >///< 然後繼續想:那麽,阿普要怎樣生孩子....... (被水管......)

話説,法.國哥哥送的那本書..... 要研究也應該是在上面的露樣來研究的吧......... (直接把這傢伙拖到西.伯.利.亞去活埋好了)

Bee*樣畫的小阿西超不憫,好可愛 XDDDD 小阿西眼神死了,露普還是照樣那麽歡喜的吵鬧,真是可愛的家庭wwww

No title

RE:變形蟲

小阿西感覺就是那種早熟又懂事的乖孩子,
大概是哥哥有點脫線的關係,
只好學著自己來。

法叔講座是這邊的重點沒錯!
至於小阿西的春天,
其實我是神伊/獨伊派的,
但牽扯到配對,要寫也是寫在番外裡吧(不過確實會想寫

白色情人節是等著收回禮的,應該沒有(毆



RE:左犬牙

他自己不簡點,
兒童教育(?)也是要顧的嘛XDDDDDDD
小阿西說不定會有點心理陰影(硍


RE:冰屑

有那種哥哥和哥哥的愛人,
不胃痛也難啊XDDDDDDDDDD
但我覺得會胃痛的阿西很可愛//

RE:ne_ga

天真無邪的小孩子最可愛了>/////<
很懂事,只是對大人的「某些事」不懂而已,

但最後忘了說,
只有《德.意.志人的戀愛方式》、《如何與俄國人交往》兩本書是我亂掰的,
不過世界上書這麼多,
說不定真的有XDDD

露樣不需要看那種書研究啊,
所謂熟能生巧,
多來幾次,在實戰中演練就行了(毆

眼神死的小阿西莫名得可愛XDDDD
我也喜歡吵吵鬧鬧鬥嘴的露普www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千山老妖

他看到兒童不宜的畫面和書,
大概會留下一點心理陰影吧(毆

No title

安安我是從巴哈進入隧道過來的路人w
看到露普我的春天也來了wwwww

看完這篇文我只能說:
對不起啊大大我燦笑了XD
所以說阿西在那時瞬間長大就是了

RE:櫻雪紀

我有露普的話,
天天都是春天(毆

笑出來不用說對不起啊,
因為這篇就是要寫來讓人笑的XDDD
有這種脫線的哥哥,
阿西不得不早熟懂事ww
自我介紹

朔莫

Author:朔莫
這裡是專門放aph露普同人,
外加一點個人廢話的地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