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Reichston2-2.5



這章是阿西視角的小番外,
主要是想稍微說明這篇文中神羅和阿西的關係。

時間跨度有點大,
是從三十年戰爭結束,神聖羅馬帝國名存實亡陷入沈睡開始,
再在到拿.破.崙戰爭、梅特涅時代和普奧戰爭。







  「祂」曾在王座之上沈睡很久很久,璀璨的珠寶華麗的裝飾被拆解一空,高大冰冷、空空蕩蕩的王座。

  異族和王侯聯合起來撕裂祂的身體,抽乾血液,將骨頭一截截掐碎,偶爾有與自己相似的存在前來悼念,演奏悲傷而溫柔的樂曲。註1

  

  隨著時間流逝,祂開始聽到一些真摯的、細碎的耳語,反反覆覆呼喚著自己,凝結千年百年的思念。


  ——請賦予我們光榮與秩序。

  ——請保護我們不受異族侵擾。

  ——請帶領我們前往照得到陽光的所在。


  祂聆聽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祈禱,心底卻不由自主地產生另一個聲音:向南、向南、再向南,南方有著你追尋千年之久的存在。

  記憶被漫長的時光淘洗殆盡,餘下深深刻鏤在靈魂之上的執著。




  突然有一天,無數馬蹄聲砲火聲哭喊聲咆哮聲闖入祂渾沌的識海,來自萊茵河左岸,數度分割祂掠奪祂踐踏祂的敵國。

  德.意.志王侯跪伏在法蘭西皇帝腳邊爭相諂媚,他身形矮小、肩膀寬闊,飄散濃濃的血腥味,卻又擁有義大利陽光的氣息。註2

  義大利、義大利、義大利……不知為何,光把這個名詞放在舌間,幾乎停止跳動的心臟就會酸疼不已,同時漲滿甜蜜。



  而他親手扼殺了自己。






  「諸位走到任何角落,都是要受人蹂躪受人宰割的,直到這個民族在征服者的迫害下自然消滅為止。……諸位想成為最不值得尊敬且到後世仍被輕蔑的最後一個民族?還是想賦予這個民族新的生命?」

  朦朦朧龍間,祂的意識被一段激昂而堅定的話語吸引。

  那是被敵國重兵佔領的王都,講台上,矮壯的哲學家高聲演講,無懼不遠處敲打戰鼓列隊經過的敵軍;講台下,成千上百的男男女女靜靜聆聽,胸中沸騰著火焰。

  「請看!諸位擁有引導偉大改革的權力,甚至能聽到這個崇高的祖國愛的感激的聲音,以及為信仰、自由與民族而捐軀的祖先的聲音:

  你們要挽救我們的名譽,明白我們是為何而戰。是不允許被外來權力支配的決心,更是為一種高尚的精神所左右,而祂正以明晰的視線注視你們……要你們的、要德.意.志這個民族,成為所有民族中最光榮的名字。」註3



  ——是的,「我」正在看著你們。




  這一刻,祂終於醒了過來,俯瞰這片浸透鮮血與淚水的大地。

  那是種奇異的感覺,彷彿自己無處不在,又彷彿自己從未存在,沒有眼睛沒有耳朵沒有身體,卻看得到也聽得到,在所有響起德語之處飄盪。



  在那之後,祂去了許許多多的地方,看了許許多多的人物。

  有在髒亂的小房間與雪片似飛舞的譜紙中,創作令全世界拜服的樂曲的耳聾音樂家;有身兼國家官員、劇院經裡、自然學者,讓威瑪成為歐洲文學中心而德語不再被斥為粗鄙的偉大詩人;有奔走於各個公國,大聲呼籲要以關稅同盟和鐵路系統將德.意.志統一成富足、強大而不可侵犯的民族的經濟學家。註4


  然後祂開始認真思索:「自己」究竟是什麼?




  「世界精神乘著一輛車來了,在腓特烈‧威廉大學黑格爾教授的課堂下車。」

  民眾的玩笑將祂引領回柏林,一座用鐵欄杆高高圍起、立於歐洲學術頂峰的大學。

  「不要質疑為何國家會化身為有血有肉的人形、不要以粗淺的科學去檢視這個既成的現實。記住——凡是現實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現實的!」註5

  穿過裝飾六根柱子的莊嚴大門,寬敞的授課大廳坐滿來自歐洲各地的學生,一名教授歪歪扭扭地攤坐在講台上,把頭埋在紙堆裡,說得漫不經心又不情不願,還不停地清嗓子和咳嗽。

  「國家是實體性的意志,侍立於世界精神的王座周圍,作為祂現實化的執行者,以及祂莊嚴的見證和飾物而存在。」

  「國家是在地上的精神,這種精神在世界上有意識地使自身成為實際的存在,也只有當它現存於意識之中而知道自身是實存的對象時,祂才是個國家。」

  「一般人常以為國家由於權力才能維持,其實,需要秩序、需要國家『存在』的情感才是國家得以『存在』的原因,而這些是每個人都會擁有的。一旦人們認同祂的存在,祂便存在;一旦人們不需要也不認為祂是存在的,祂就不復存在。」



  國家……意志……精神……存在……?


  這些詞彙是如此地熟悉,稍稍開啟祂塵封已久、日漸斑駁的記憶。

  祂認真聽完那場乏味卻又深刻的講授,直到被下課後學生們的談笑轉移思緒。

  「國家不僅有血有肉,還能活蹦亂跳呢!上星期的《十字報》不是才報導了嗎?教授糾纏來參訪的普.魯.士殿下,拼命問東問西,哈哈!最後還把他煩到落荒而逃。」

  「那篇我也有看,聽說教授想去看神.聖.羅.馬帝國的身體,研究祂為何還能在這個時代存在。」

  「這有什麼好研究?答案再明顯也不過,那可是『德.意.志民族的』神.聖.羅.馬帝國。從來茵河到奧得河,德.意.  志的路德維希建立東法蘭克王國,等到薩克森的亨利時,又將祂改名為德.意.志王……」註6


  德.意.志民族的神.聖.羅.馬帝國……德.意.志王國……德.意.志……德.意.志……德.意.志……!!

  祂猛然意識到了什麼,帶著些許的明悟和更多的徬徨,繼續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徘徊。




  在這段漫長的旅程中,祂見識到很多很多,驚訝於世界的變化是如此地快速。

  祂看到數萬民眾揮舞黑紅金三色旗走上街頭,前仆後繼地犧牲奉獻,宣稱要「通過流血的抗爭從被奴役的黑暗中得到自由的金色光芒」。

  祂看到身形壯碩的內閣首相無視全國的指責聲浪,在御前會議上堅定地聲明:「德.意.志命運的難解之結只能用武力斬開!我以我的頭顱做賭注,普.魯.士和德.意.志都不能保持現狀,他們必須走上武力這條路,別無他途。」

  祂看到普.魯.士王國與丹.麥開戰,接著又與奧.地.利展開一場為期七星期的「兄弟之戰」,熟悉的煙硝與血腥再度瀰漫於自己的土地之上。



  一切塵埃落定後,祂終於找到自己的身體——黑帽黑袍的金髮男孩,身旁還有分別以「普.魯.士」和「俄.羅.斯」為名的青年。

  祂對那名銀髮紅眸的青年相當陌生,卻又感到莫名的溫暖;圍著長長圍巾的紫眸青年卻讓祂不寒而慄,彷彿置身澈骨嚴寒之中,連意識也為之凍結。

  
  世界精神、國家意志、似人卻又非人的一國之魂--祂明白,自己和他們是相同的存在。


  但祂還不夠完整,還不能回去自己的身體。


  差一點、還差一點。








註1 三十年戰爭對神.聖.羅.馬帝國的影響

  神.聖.羅.馬帝國在三十年戰爭中被破壞得相當嚴重,威發西里亞條約的簽定更使它名存實亡,真正分裂為上千個小單位,包括眾邦國、騎士領、自由市等。
恩格斯便曾描述當時的情形:

  「到處都是一片人去地荒的景象,當和平到來之時,德.意.志已經無望地倒在地上,被踩得稀爛、撕成碎片,鮮血浸染大地。」


註2 拿破崙戰爭

  拿破崙出身義大利的柯西嘉島。


註3 費希特的告德.意.志民族演講

  普.魯.士於耶拿戰爭慘敗,普王退至東普.魯.士接受俄國保護時,哲學家費希特曾經在被法國重兵佔領的柏林,冒著生命危險,發表共十四次的告德.意.志人民的演講,在往後,他的演講詞被集結成《告德.意.志民族書》,對激勵德.意.志民族精神與重大的貢獻。 也正是在這個時期,在被拿破崙侵略佔領的時期,德意志的民族主義才真正發展起來。

  文中的演講詞即摘錄自《告德.意.志民族書》,內容因應需要有些微刪減,語句順序也有改動。


註4 十八至十九世紀的德.意.志文化

  第一個是貝多芬、第二個是歌德、第三個是李斯特。

  在十八、十九世紀時,德.意.志才漸漸擺脫對法國的模仿,在音樂、文學、哲學等領域,發展出傲人的文化,音樂有巴哈、莫札克、貝多芬、韓德爾、舒伯特,文學有來欣、席勒、歌德,歌德的《浮士德》更是世界四大名作之一,使人們發現,德語也可以寫成優美的文學,哲學則有康德、費希特、黑格爾、叔本華、馬克斯,他們建立近代最重要的哲學體系。

  種種成就使人們開始認為,德.意.志是「詩人與哲學家的國度」,海涅也才會說「我們在夢的空中王國,擁有公認的統治權」,這些文化藝術的成就,加上浪漫派文人對中世紀民謠的蒐集、帝國歷史的頌揚,使德.意.志人認同自身的民族文化並引以為傲,更進一步激發他們的民族情感。不過在拿破崙戰爭前,那比較傾向赫爾德的「文化民族主義」,認同文化但未必要求政治統一。

  至於李斯特,他十九世紀初的經濟學家,認為「鐵路系統和關稅同盟是連體雙胞胎,具有一個思想和一個感官、相互支持、追求同一的偉大目標,把德.意.志各個部分統一成一個偉大的、文明、富足、強大和不可侵犯的民族。」

  然而,當他1819年向德.意.志邦聯提出建議時,卻被主席奧地利公使拒絕,原因是「這世上根本沒有德.意.志商人,只有巴伐利亞的、薩克森的、伏騰堡的和其他地方的商人。」



註5 哲學家黑格爾

  「凡是現實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現實的。」

  這是黑格爾的名言,他是唯心主義哲學體系的建構者,他認為國家具有生命,並建立關於「世界精神」、「國家意志」的學說。文中他講的後三段都出自他的《法哲學原理》第五篇(國家),除了第三段的最後一句外,其他都是他的原話,我只有摘錄、刪減而已。

  ps.為了國擬人去讀法哲學原理,我的腦袋真的有洞orz
  當然,我只是囫圇吞棗、斷章取義,拿看似相關的句子來用,他的哲學理論我還無法真正理解。



註6 德.意.志王國與神.聖.羅.馬帝國

  史家對德國的起源並無定論,其中一個說法,是以東法蘭克王國為始。

  查理曼大帝死後,由其子虔誠者路德維希(臺灣多譯為「路易」)繼承法蘭克王國的王位。路德維希死後,他的三個兒子為了爭奪王位而兵戎相見,最後於 西元843年簽訂「凡爾登條約」,將國家分為中、西、東法蘭克王國,分別為王。

  中法蘭克王國後來被東西兩國瓜分,西法蘭克王國就是法國的起源,東法蘭克王國則是德國的起源,其疆域和後世的大致相似。東法蘭克王國的第一任國王,便是Ludwig der Deutsche(德.意.志的路德維希),以前因為君王的名字大多重複,所以常常被加上外號以辨別,例如矮子丕平、鐵鎚查理、禿頭查理。

  西元911年,東卡洛琳王室的血脈斷絕,法蘭克尼亞公爵康拉得一世被選為「德.意.志國王」,某些史家認為,他的當選標誌「德.意.志」歷史的真正發端。其後薩克森的亨利公爵繼位,並將國家改名為「德.意.志王國」,他的兒子便是著名的鄂圖一世。

  鄂圖一世於西元962年攻打義大利,被教皇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這是神.聖.羅.馬帝國的發端,但「神.聖.羅.馬帝國」的名稱是十一世紀後才出現的。《劍橋德國史》更提到:

  「德.意.志國王與神.聖.羅.馬帝國的結合在歐洲國家當中是十分獨特的一件事……這種結合一直維持到1806年。中世紀的德.意.志國王必須由羅馬教宗加冕,才能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為了確保他們的權威,他們必須不斷干涉義大利的政事。」

  從政治的角度來看,當時的德.意.志王國絕非近代意義的民族國家,他也不是單一的政體,其下還有大大小小的邦國和自由市、主教都市,神.聖.羅.馬帝國更不能和1871年的德.意.志帝國劃上等號。



  但以國擬人的角度來看,情況又有所不同。

  我把國擬人當作民族精神文化的化身,祂的存在取決於人民對其的認同,而非確切的國體政體,不然十九世紀後才立國的希臘、愛沙尼亞他們,不可能在中世紀就存在。

  因此,我傾向把神.聖.羅.馬和德.意.志理解為同一個人,畢竟他很早就有「德.意.志」之名,只是瀕臨死亡後重生,失去記憶而已。就像當時民族運動的口號 ——Deutschlands Wiedergebur,德.意.志是「重生」而非「誕生」。(Wiedergeburt在德語中有再生、輪迴、重生、復活的意涵)

  當然,這只是我依個人偏好的解讀而已,畢竟本家沒有清楚說明國擬人的性質,以及他是因何存在的,正反兩種說法都有其合理性,也都解釋得通。


  ……不小心註釋又寫一堆orz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唔哇哇~好期待接下來的故事呀WWW
阿西終於出現了~雖然是顯靈狀態…(?

每回朔莫大的註釋都令我受益良多!
絕不會加注太多唷WWW

娘親總是說看漫畫沒意義…我現在都可以對他大聲的說:我現在學了很多歷史啊!(你扯這幹麻?)

總之還是想大喊…
露普好萌!!!!!(打滾

RE:老千

顯靈好像他死了一樣www
大概像是靈魂出竅,
以精神體的形式存在那樣,
因為很想把黑格爾和國擬人連起來,
還有寫我之前就很想提的費希特的演講,
才會試著用這個形式表達。

看露普學歷史嗎?(毆
我自己也藉此複習了遺忘挺久的西洋近代史

No title

老實說,在看本家時常覺得,
神聖羅馬跟德意志「似乎」是同一個國家;
(歷史課本上也說的不明不白= =)
但似乎在我的意念中,
德意志很像神聖羅馬。
說他是重生?
或許是。
因為他是打碎後、名存實亡後的神聖羅馬,
再集結而成的。
而跟神聖羅馬或許也有些許的不同,
他在經歷一切後,
更加堅強,也更加茁壯。
這到底是誰的本義呢?
是人民?
還是他們所相信的神?

看了您的文,我似乎有更深的領悟!

No title

RE:BARA

沒想到這麼久以前的文章還是有人回
其實神聖羅馬和德意志到底是不是同一個真的很難說,
因為兩邊都有一套道理,
而且本家的設定沒有很嚴謹,
可以解讀的空間相當大。

只是我私心希望德意志是神羅的重生,
所以就照這個方向去詮釋了。

ps能夠讓人有點體悟是我的榮幸,謝謝XD
自我介紹

朔莫

Author:朔莫
這裡是專門放aph露普同人,
外加一點個人廢話的地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