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晨光曦微

  

  冰霜在樺樹和山楊上結成剔透纖細的花狀晶體,於月光下散發幽靈似的白光,為莫.斯.科的郊外平添一股神秘而詭譎的氛圍。

  「天鵝都到哪兒去了?天鵝都飛走了。烏鴉又到哪兒去了?烏鴉都留下了。」

  繁忙而徒勞無功的改革工作結束後,醉醺醺的伊凡哼著荒腔走板的怪歌,搖搖晃晃走到住了半個多世紀的家門前。

  不,立.陶.宛、喬.治.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亞.美.尼.亞……甚至姊姊和娜塔莉亞,在所有「家人」都相繼離開的現在,這裡根本稱不上是個「家」。


  橫貫東.歐的「鐵幕」千瘡百孔,而自己也已然一無所有。


  不想進入那空空蕩蕩又無比冰冷的所在,伊凡乾脆靠在厚重的楠木門邊,右手握拳在門上胡亂敲了起來,一邊唱道:「基爾他到哪兒去了?基爾他逃走了。民主德.國同志到哪兒去了?民主德.國同志飛灰湮滅了。」



  「本大爺活得好好的,該死的伊凡‧布拉金斯基你少在這胡說八道!」

  大門忽然從被人從裡面打開,伴隨一句伊凡無比熟悉的怒吼,他一個重心不穩跌了進去,正好倒在一具溫暖的軀體上。

  伊凡下意識往對方身上蹭了蹭,只是沒兩下就被用力推了開來,繼續連珠砲似的怒吼。

  「本大爺才不過離開一年,一年!為什麼這裡卻像荒廢二十年的鬼屋一樣,全都是酒瓶、灰塵、蜘蛛網和清都清不完的垃圾?」

  基爾伯特越說越氣,乾脆扯著伊凡的圍巾,把他拉到一面同樣布滿灰塵的穿衣鏡前。

  「戈巴契夫和葉利欽到底在搞什麼鬼?看看偉大的蘇.聯閣下您把您自己搞成什麼德行?人民現在酗酒吸毒悲觀厭世的傾向已經夠嚴重,要是知道他們的國家也已經要死不活,跟路邊酒醉的流浪漢沒兩樣的話……」

  「嘻嘻,是基爾耶!」

  把一句又一句的怒吼當成耳邊風,伊凡醉眼迷濛,戳戳銀髮青年的臉頰笑道:「喝酒果然有點好處,至少能看到基爾的幻影。」


  「就說本大爺只是回去處理德.國統一的後續問題,你還真當本大爺掛掉變成幽靈啦?」

  「喔……」


  伊凡點點頭,似懂非懂,驀地拉拉基爾伯特的袖口,怯生生地問道:「我可以吻你嗎?基爾。」

  「本大爺在訓話,你說什麼傻話?!」

  基爾伯特氣沖沖扯著伊凡的圍巾來回搖晃,卻在看到對方空洞無神的眼眸與不斷滑落的淚水時,再也罵不出口。

  曾經的俄.羅.斯帝國愛哭又愛撒嬌,天真地幻想要跟歐洲的大家作朋友,尤其是他最最喜愛的「普.魯.士王國」。


  他們時而結盟時而敵對,就這樣在歐.洲大地上糾纏了兩個多世紀。

  直到1917年11月7日,布爾什維克革命。



  「馬克斯是你的、社會主義是你的,就連弗拉基米爾‧伊理奇‧列寧都是你送來給我的,我該感謝你的『再造之恩』嗎?親愛的基爾伯特。」

  那一天,俄.羅.斯帝國流下最後一滴淚水,微笑著走入歷史。

  新生的蘇.聯強大殘酷、冷血專制,一度成為能與美.國互相抗衡,宰制半個世界的超級強權。

  他不再哭泣也極少撒嬌,就連夜裡的索求也是強勢大過溫柔,儘管表面上依然用溫和甜美來偽裝。



  「你……」

  基爾伯特胡亂拭去紫眸青年頰邊的淚水,一時之間慌了手腳。

  自從被迫進入鐵幕成為蘇.聯的衛星國以來,他就常常幻想把這隻老愛任意妄為(尤其在某件事上)的大個子踩在腳下的那一刻到來,順便大笑著諷刺:「你這混帳終於有這一天本大爺實在是太爽了哈哈!」

  但事到臨頭,面對「蘇.聯」七十四年來第一次的哭泣、第一次的示弱,基爾伯特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只覺胸口又悶又疼,難受無比。

  他心裡掙扎一會,終於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可以。」

  「謝謝。」

  伊凡小聲道謝,在銀髮青年的額頭上印下輕輕一吻,唇上傳來的熱度讓他安了一點點的心,稍微敢相信對方是真實的存在。

  「可以再吻一次嗎?」

  「……嗯。」

  得到首肯後,伊凡小心翼翼朝那思念已久的薄唇吻去,他的動作極其輕柔,彷彿在膜拜什麼。

  良久良久,伊凡才依依不捨抬起頭來,以更低的音量,戰戰兢兢地問道: 「那,可以抱一下嗎?一下下就好?」

  「你被漢堡笨蛋飼養的外星人抓去改造了是不是?怎麼才一年不見,就變得這麼沒種……」

  基爾伯特罵沒兩句便嘎然而止,被對方再次滑落的淚水和消沈的模樣弄得心情煩躁又不知所措。

  「啊啊啊煩死了,要做就快點做!」

  他乾脆主動吻了上去,撬開對方的唇瓣與之唇舌交纏,慾望的火焰劇烈延燒,終至一發不可收拾。

  「基爾的嘴……不行,啊、那裡不行……」

  「該死的,本大爺第一次服務你還主動讓你上。不要叫得好像本大爺在強暴你一樣。你以前……唔……不都上得理所當然嗎?怎麼今天反而純情起來?」

  「戈巴契夫說我不能再用武力強迫,不然大家都會討厭我、離開我,所以我也不能對你……」

  「本大爺已經夠討厭你了,再怎樣也沒辦法更討厭……哈啊……笨蛋……閉嘴專心做……啊啊……快一點…….」





  1991年的冬天特別漫長也特別寒冷,無邊無際的白雪將俄.羅.斯晦暗的大地、破敗的街道、荒涼的田野……以至一切的一切盡數吞沒,彷彿在預示它即將面臨的命運。

  激情過後,伊凡的肉體得到無比的歡愉,心中卻仍然充滿不安。

  他像驚弓之鳥般毫無安全感,一個晚上驚醒好幾次,每次都要提心吊膽地摸摸身旁,確認基爾伯特沒有離開後才敢再次入睡。

  「你煩不煩啊?這樣總行了吧!」

  同樣被干擾到睡不好覺的基爾伯特終於再也受不了,鑽到斯拉夫青年的懷中,讓他能擁著自己入睡。

  伊凡不敢置信地睜大雙眼,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徹底決裂以來,基爾伯特從未對自己如此溫柔。

  但是今晚,一切卻都……

  伊凡使勁咬破嘴唇,用腥甜的鮮血和劇烈的痛楚確認自己不是在作夢,隨即調整姿勢、收攏雙臂,讓懷中溫暖的銀髮青年能睡得舒服些,自己也逸出小小的、滿足的喟嘆。

  「基爾真的不會和姊姊、和大家一樣……離開我嗎?」

  基爾伯特沒好氣地說道:「加裡寧格勒是屬於你的,你要本大爺到哪裡去?還是說,本大爺的話就這麼不能相信?」

  聞言,伊凡微微顫抖起來。


  「Пролетарии всех стран, соединяйтесь(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大家是這麼說的,還把這句話刻在國徽上答應留在我身旁,現在卻一個一個全都走了。」

  「向宮廷開戰,給平民和平,剝奪掠奪者的一切,一切權力歸於蘇維埃……列寧是這麼說的,教我把布爾什維克奉為圭臬。現在的葉利欽卻說了,說要反腐敗、反特權、反共產主義,帶領俄羅斯與腐朽的蘇維埃制度決裂。」

  斯拉夫青年嗓音甜美,語氣卻虛弱無力,帶著濃濃的哭音。一字一句,把基爾伯特的心臟狠狠揪緊,幾近窒息。

  「我信任的盟友離開了,我信仰的主義崩潰了……你說,我還能、還敢再相信什麼?」

  基爾伯特嘆了一口氣,陷入長長的沈默,最後終於明白自己為何心痛。


  無論外在變得多麼強大,世界各國是如何厭惡他畏懼他或者服從他,對基爾伯特來說,伊凡的本質始終沒變,還是那個有著孩子似的天真殘酷,同時可愛笨拙,讓人心軟、心疼,無論如何也放不下的大笨熊。

  「笨蛋……」

  基爾伯特掙脫伊凡的懷抱,湊上去一點一點,吻去他臉上的淚水,最後捏住他白白軟軟的臉頰,用力一扯!

  「給我聽好了,本大爺的話就是真理!」

  在伊凡驚疑不定的注視下,基爾伯特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彷彿回到那個被冠以「條.頓戰神」之名,在歐洲縱橫馳騁、不可一世的年代。


  「所以,你只要相信本大爺就行。」


  儘管到了冷戰後期,他們的關係已然緩和甚至能用和諧來形容,彼此心中仍存在揮不去化不開的疙瘩。

  那時的伊凡太過強勢而基爾伯特驕傲依然,即使肉體無比親密,還是無法率先低下頭來,坦然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情感。


  或許,直到一切崩解後的現在,他們才能重頭來過。





  1991年12月25日,俄.羅.斯將國名由「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改為「俄.羅.斯.聯.邦」。

  隔日,蘇.聯最高蘇維埃通過最後一項決議,宣布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自此不復存在。



  那一天,風塵僕僕的伊凡返回他位於莫.斯.科郊外的住所,卻在門前來回踱步,深怕裡面空無一人,而自己又要面對那難堪的寂寞。

  傍晚來臨時,屋內亮起明亮的燈光,大門也在同時敞開,銀髮紅眸的青年從屋裡探出頭來。他身上還穿了件圍裙,似乎是正在準備晚餐。

  「傻站在那裡幹什麼?快進來。」

  看到在屋外吹了不知道多久的冷風的伊凡時,他立即握住對方冰冷的大手將之拉入屋內。

  「喔、對了。」

  屋內飄盪著馬鈴薯濃湯的香氣,頓了頓,基爾伯特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給了伊凡一個大大的笑容和擁抱。

  「歡迎回家。」

  伊凡又有了流淚的衝動,卻不是因為悲傷或痛苦,僅僅源於幸福與感動。

  無須親密的接觸或肉體的歡愉,僅僅單純的擁抱,就已如此地溫暖、如此地溫柔,讓人依戀不已。


  「嗯,我回來了。」


  伊凡再也不是那個宰制半個世界,可以與美國爭奪世界霸權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僅僅是俄.羅.斯,一個仍為社會混亂、經濟落後、人民生活水平低落而苦的前共產主義國家。

  他的掌心已然空無一物,再也沒有力量強行留下任何事物。卻有個人主動伸出手,陪伴他在這最為艱苦的黑暗時代中並肩而行。


  一切都在崩潰、一切都在改變。






  而他們將重新相愛。












這是幾個月前跟Bee*討論解體時的露普到天亮後一時手癢寫出來的小短文XD|||
到今天才想到挖出來貼。

單純解饞用,
不是國之聲的未來或番外,
以後就算寫到這個時代,
人物和感情發展應該也不會是這樣。

不過解體前後露樣那種戰戰兢兢、小心翼翼,
還有重新認識彼此、再次相愛的詮釋我很喜歡,
以後寫到時說不定還是換沿用,
雖然這一篇裡其實沒寫多少XD

因為是臨時寫的,
資料只有看一部份,
歷史背景只有寫一點點,
我就懶得寫註釋了(毆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小心翼翼的伊凡好可愛

又好讓人心疼哦

基爾果然被白熊吃得死死的(?!

No title

剛剛差點就漏掉這篇更新www
小心翼翼和徬徨不定(?)的伊凡好惹人憐呀,基爾也難得這麼溫柔≡///D////≡

重新相愛和認識彼此的發展好棒,總覺得這麼發展下去就會變成老夫老妻狀態了(被毆)

No title

超開心看到朔莫在寫出短篇來(抱)

自從看完你寫的國之聲之後,我真的快病入膏肓了((等等

很喜歡歷史向露普-ˇ-感覺一邊看小說還能複習歷史www

真是一舉雙得啊! 何樂不為?((笑

之前曾看到解/體之後的露普文,但通常都會帶有虐性質(淚

信仰崩潰這樣的形容很符合,不過卻也導致蘇/聯/解/體之後伊凡患得患失的樣子,真的是太令我心疼了((抹淚

「給我聽好了,本大爺的話就是真理!」基爾你這句真的是太GJ了((拇指

不過文末用這樣的方式來重新認識、重新相愛,真的是太好了((拂胸


看到基爾穿圍裙在準備晚餐等伊凡回家,天哪,好賢妻的感覺啊(摀臉)

大擁抱一定也大大溫暖了伊凡創傷的心ww

No title

RE:AKY

露樣超可愛的啦(拇指
我覺得阿普彆扭不坦率,
但最後還是會對露樣心軟沒辦法XDDD

RE:煌燐

接下來(到現代
當然就是朝閃死人的老夫老妻模式發展啊XDDDDDDDD
不過我要寫到那還很久很久很久就是了(毆

RE:阿烏

唔、解體是有點虐啦
雖然再虐也沒二戰虐,

不過我覺得,
他們在圍牆時的關係有不少強制的成分在,
重重的隔閡讓他們即使相愛,
也沒辦法坦率
等到圍牆沒了蘇聯也崩解後,
才有辦法再次認識彼此、再次來過。

不過這篇是單純手癢解饞,
就是大略寫寫,有點過於理想化(?)

圍裙阿普是我的少女心作祟(掩面
正經的歷史像我根本不敢寫這樣orz

No title

很喜歡這句,深深植入我的腦海中。
「那一天,俄.羅.斯帝國流下最後一滴淚水,微笑著走入歷史。」

蘇聯是個既強大又慘酷無比的國家,聽說同盟的各國都是在半威脅的情況下,才不得以與蘇聯簽約的。
(不曉得是真是假XD"

雖然大家都離開了,不過基爾卻願意回來陪傷心欲絕的伊凡,甚至還說 : 「加裡寧格勒是屬於你的,你要本大爺到哪裡去?」

太完美啦!!
基爾這次依然是帥得跟小鳥一樣呀!! (***灑小花

老夫老妻模式發展大好ˇ
朔莫大真的好厲害,愛爆你的小說了ˇˇ

Re: 汐魎

我也喜歡那一句XD
感覺從那一刻起,
露普的關係就真正改變了,
伴隨而來的是世界局勢更劇烈的變動。

不過那時其我還沒好好研究,
還不能真正理解什麼。

我超愛露普的老夫老妻模式>////////<
可惜以我寫的年代,
離那時還很久很久很久...orz

No title

眼睛流汗了嘖嘖wwwww

一切都在崩潰
一切都在改變
而他們將重新相愛。

這種經歷苦痛後
最單純無暇.充滿希望的愛總讓人幸福到好想哭

無法控制經濟.主宰世界.隨意呼風喚雨
卻能握緊手中那差點被自己遺忘的小小幸福

有一個能讓自己忘卻風雨.充滿溫暖的家.
永遠都會等待自己回來.永遠不會離去
「嗯,我回來了。」

喔喔露露你哭了我也要哭了啦Q口Q~~~~
淡淡的幸福超令人感動ˇˇ讓人忍不住耍起花痴來(咦

No title

我已經沒有遺憾了!!!!!
本來一直想像著解.體後的情形
沒想到能看到阿莫寫出來
我圓滿了!!!我超級圓滿了!!!!

在露樣失意的時候阿普出現那段真是讓人揪心>///<
最後那句歡迎回來、我回來了好溫暖
你們兩個在一起了!!

阿莫和Bee*大聊天好有內容
今天rero和我才在感嘆我們兩個的聊天內容都在搞笑=ˇ=...

No title

RE:諸葛饅頭

不好意思,拖好久才回orz
其實妳差不多都寫了,
我覺得沒啥好補充的(被揍

正因為歷經眾多的挫折與苦難,
當一切塵埃落定後,
那平淡的幸福才會分外可貴、也分外珍惜吧
朝老夫老妻模式發展下去XDDDD


RE:變形蟲

歡迎回來那邊阿普有點人妻化,
但因為我的任性還是寫了(毆

其實妳跟rero都在搞笑我覺得很好啊,
我都想不出啥笑點,
不是正經就是少女或者白爛(掩面

ps.大部分的聊天當然還是沒內容的(ry....啦(小聲


No title

噢、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主動的基爾(鼻血)
最後那句"而他們將重新相愛"實在是......
太甜啦!!

總覺得,
被什麼主義啦、人類的觀點和政治掌控的國家意志很容易陷入非自我意願的瘋狂,像是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喝醉酒法叔。
當然阿普和露西更箇中翹楚XD

No title

在朋友的推廣下看了你的「國之聲」
讓我超感動的
原來同人小說也有這種境界
也讓我默默的從兄弟轉到露普

很喜歡你的每篇文章
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加油v-218

No title

剛剛才看到「雜談」的那篇文章
希望我的留言不會太超過...

No title

RE:冰屑

被主義、人類的觀點和政治掌控的國家意志很容易陷入非自我意願的瘋狂......沒錯就是這樣!Q口Q

大革命時期的法叔、還有二次大戰時期的露樣和阿普,
感覺都是這樣,
被許許多多因素牽引著,陷入非自我意願的瘋狂。

但我也一直相信著,世界上沒有不會放晴的天空,
當一切塵埃落定後,他們依然能夠相愛.....
雖然天真,但同人就是妄想嘛(掩面


RE:雕龍

初次見面(?)
感謝支持>/////<

我看到留言很高興,也很喜歡看大家的留言,
我歡迎都來不及了,哪會覺得超過Q口Q

我現在比起當年好太多了,
多虧朋友們,還有雖然不認識,卻支持我的讀者,
真的很感謝!

No title

哈其實我是白路(之前有說要改)|||

因為剛開學一直忙了超(|||)久才能撥時間來逛...
朔莫樣在撲浪上的討論(第二部)也錯過了QAQ
只是看到這篇其實很感動,
有看過很多很多關於(東西)合併之後的露普文,
但這篇卻帶給我不同的感動...
"或許,直到一切崩解後的現在,他們才能重頭來過。"
我很喜歡這一句/////
如果國之聲那部說是纏綿幾世紀的情感,
那這個階段肯定是傷害最深也建立最深羈絆(加里寧格勒)的時候吧?(理解有誤請見諒)
丘特切夫說;"用理性不能了解俄羅斯,用一般標準無法衡量它:它具有的是特殊性格-唯一適用於俄羅斯的是信仰"
真的QAQ如果套在伊凡上他的信仰果然是基爾!!
我想第二部一定更揪心吧QAQ
露普對我來說還是MAX!!(燃)
(抱歉一時手癢打了很多感想|||)

Re: 悠十

嗚嗚對不起(跪

其實很早就看到了,
但因為那陣子超忙拖著沒回,
後來就忘記了orz


「基爾伯特是伊凡的信仰」
我很愛當初那一句,雖然覺得阿普之於露樣,不完全是信仰,
還有愛情、佔有欲和更多更多的東西XD

二戰時候他們對彼此傷害的太深太深,
儘管比起傷害,他們還有著無論如何也切不斷的牽絆,
.......其實我的想法都在文裡說差不多了,
也不知該再說啥才好(抓頭

第二部很糾結、糾結到我想死,
好想直接跳到現代寫甜甜密密的少女風戀愛(毆
不過又好想寫阿西出生的過程(矛盾
自我介紹

朔莫

Author:朔莫
這裡是專門放aph露普同人,
外加一點個人廢話的地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