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他的王在玉座上沉眠11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十一、夜話




  「給妳一個月,我要看到伊麗紗白的訃文。」



  即使聰慧如凱薩琳,也不免被國家殿下晴天霹靂的要求嚇得呆了一呆。

  「誠摯建議您去重讀一次《青年守則》,畢竟,向一位身份高貴的女士開如此荒唐的玩笑,似乎有點失禮呢?」註1

  她強裝若無其事,用半開玩笑的語氣回應俄.羅.斯殿下的命令。微微顫抖的手指與額際的冷汗卻洩漏內心的動搖。

  「哦?格理哥利‧奧爾洛夫先生似乎也很喜歡這本書,可惜不能好好貫徹。」
註2

  伊凡輕輕一笑,食指指節在楠木桌上敲擊規律的行軍歌,傳達無須明言的威嚇。

  「……」

  凱薩琳神情一慌,原本捏緊的絲質手帕無聲無息飄落。她深深吸氣、吐氣……勉力回復該有的儀態,用恭謹卻不失強硬的語氣說道:

  「請給我一個理由。」



  「咦?」

  高大的斯拉夫青年神色困惑,似乎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右手捏著下巴思索一陣後,才緩緩給出答案。

  「俄.羅.斯不需要一個荒淫放蕩,為私人仇恨掀起戰爭又不允許其結束的女人。他需要一個聰明堅定有能力,可以將國家帶入強盛的君王……例如我眼前的這位女士。」註3



  「噗、哈哈哈哈!」

  來自普.魯.士的公主殿下忍不住拋下衿持,非常不淑女地大笑出聲,好半倘才在俄羅斯殿下的瞪視下,擦擦眼角的淚珠,悠悠說了起來。

  「每位少女心中,都有一片瑰麗斑斕的夢,例如成為人人稱羨的社交名媛、例如嫁給英俊瀟灑的異國王子。但我從小的夢想啊~~卻是身著戎裝、跨上戰馬,跟隨銀髮紅眸的祖國殿下南征北討。父親罵我荒唐至極異想天開,我則吐舌頭扮鬼臉回道:『沒辦法,我實在太愛、太愛普魯士了』……嘿、別急著吃醋,這可不是愛情的愛。」

  三十出頭的凱薩琳已不復青春,卻有著為歲月粹練過的成熟風韻,她略帶調皮地眨眨眼,食指抵唇,示意怒火漸熾的俄羅斯殿下不要插嘴。


  「對許多柏.林市民來說,普.魯.士殿下是最最親切,也最最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戰場上的他威風凜凜、英姿勃發,戰場下的他卻平易近人、熱情溫暖。會蠢到在賭輸後跳下施普雷河裸泳,害柏.林交通一度被圍觀人群癱瘓;會笨到跟柏.林學術院的老教授為『因信稱義』吵得臉紅脖子粗,把對方氣昏後哭著滿街找醫生求救……」

  她走到窗邊,微笑眺望聖.彼.得.堡的大雪紛飛,似乎想在那朦朧的銀白世界中,勾勒出某名銀髮青年的身影。


  「當國家不是空泛的意識型態,而是與妳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會為妳哭為妳笑、有血有肉的存在時,作為普.魯.士的子民,又怎能不愛他敬他、為他傾獻所有——深愛著普.魯.士,這就是殿下您選擇我的原因吧?」

  普.魯.士公主突然轉過身來,用蘊藏無限智慧的澄藍色眼眸定定凝視伊凡,彷彿要擊碎他偽裝的外殼,將那些不堪的妄想、黑暗的渴望硬拖到陽光下曝曬。


  「是的,為了不讓心愛的祖國滅亡,我願意背上弒君的惡名、願意擔下整個俄.羅.斯帝國使之成為普.魯.士堅定的盟友……但,請告訴我理由,您真正的理由」


  聖.彼.得.堡的冬季寒冷而漫長,為了抵禦冬將軍的侵襲,人們必須燃起終日不息的爐火,為雙層雙戶塗上厚厚的膠泥,把住宅弄成密閉的暖房。

  房裡的空氣凝滯而污濁,普.魯.士公主與俄.羅.斯殿下的對峙更使氣氛沈重到令人窒息。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究竟是伊凡‧布拉金斯基的什麼?為何您肯為他放棄唾手可得的東.普.魯.士、為他殺死女皇結束戰爭?」







  咦,是為了什麼呢?







  最初的最初,只是同病相憐、只是互相需要。



  十八世紀初的歐.洲有如正午的艷陽,華美繁榮、金碧輝煌,讓在彼.得.大.帝的帶領下踏入其中的俄.羅.斯殿下,本能地畏縮、膽怯與自卑。

  直到與成長為少年的條頓騎士重逢。


  暌違四個世紀,基爾伯特早把伊凡忘得乾乾淨淨,那雙豔紅色的眼眸卻依然澄澈溫暖,沒有輕視沒有嘲弄,就單純地、坦率地注視俄.羅.斯.帝.國,注視伊凡‧布拉金斯基。

  野蠻落後、粗鄙無文、空有力量卻是徹頭徹尾的鄉巴佬——在那充滿冰冷敵意的歐.洲大地,他們接受同樣的嘲弄、感受同樣的寂寞,於是本能地接近對方,相互依偎、相濡以沫,貪婪地索求那渴望了千年百年的溫暖溫柔。
註4



  ——孤高的騎士之國。

  ——孤獨的冰雪之國。

  他們在對方的眼眸中,找到了「自己」的身影。就這麼一點一滴加深彼此的牽絆,甚至跨越那道「國家」與「人類」之間,絕對不能混淆的界線。



  在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之前,那名銀髮紅眸的青年首先是普.魯士.王國。

  但伊凡‧布拉金斯基與俄.羅.斯帝國,卻怎麼也分不清孰輕孰重。

  戰場上的俄.羅.斯節節勝利,戰場外的伊凡一敗塗地。他掙扎過、痛苦過、糾結過,最終於可奈何地舉旗投降,不惜損害國家利益,只為順從「伊凡」想要守護「基爾伯特」的心意。



  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伊凡怔怔地思索良久良久,久到凱薩琳雙腳酸痛坐下看書、久到窗外的狂風暴雪褪為低低的嗚咽,才憶起遙遠的、十三世紀風雪中的初遇。



  「那就拔劍戰鬥吧!騎士可沒興趣守護一個只會膩歪歪哭泣的軟蛋。」

  那一天,小小騎士端坐於魁梧的戰馬之上,扔下披風溫暖伊凡的身體、拋下忠告溫暖伊凡的心靈。而更之前、更之前的是…………………



  啊啊、原來如此。



  不知何時,天色已化為淡淡的魚肚白,一縷朝陽穿過窗櫺,自斯拉夫青年的背後傾瀉而下,他掏出基爾伯特親手製作的俄羅斯娃娃,在那刻著「笨蛋」的臉上印下一記甜蜜溫柔的早安吻。

  「早安,基爾。」

  或許,早在楚德湖畔那一記凝眸時,伊凡便就已將那名傷痕累累、卻倔強地挺直背脊的小小騎士的身影,藏入靈魂深處那全然神聖的方寸之地。



  「喂、狡猾的異教徒,你的信仰究竟是什麼?」

  「我賭,我的救贖者確實存在。」



  冰雪之國永遠也忘不了那一次邂逅帶來的震撼,並在以後數世紀的回憶中,不斷加深、重構那段美好的悸動。直到與騎士之國重逢、交往,在那粗魯又彆扭的溫柔中,感受到何謂幸福、何謂溫暖,最終赫然發現——

  自己早已徹底淪陷。





  是的,基爾伯特是伊凡不願放手的溫暖。

  基爾伯特是伊凡拼命追求的救贖。

  基爾伯特是伊凡一生執著的——





  信仰。











  1761年10月5日,腓.特.烈大帝忠實的支持者,英國首相庇特辭職下臺,英.國數年來源源不絕的補助自此斷絕。

  喪失唯一的盟友後,普魯士只能孤伶伶在歐.洲中央垂死掙扎,等待列強獰笑著為他套上粗硬的絞索,辦一個風風光光的公開處刑。

  就連各國的報章雜誌,都已懶得進行戰局匯報與勝負分析,人們有志一同地相信:除非發生奇蹟,戰爭只會以普.魯.士君主政體的徹底垮台而告終。

  然而,命運似乎對普.魯.士特別偏愛,在他山窮水盡的最後關頭,大發慈悲降下了奇蹟。



  1762年1月5日,反普聯盟的主要推動者,俄國女皇伊麗紗白駕崩。由不信任奧.地.利又討厭法.國,同時瘋狂崇拜著腓.特.烈.大.帝的彼.得.三.世繼位。

  他不但正式聲明退出反普聯盟,於同年5月5日與普.魯.士簽訂聖.彼.得.堡.條.約,無條件歸還俄軍佔領的所有土地。甚至幫助普.魯.士徵兵徵糧籌措軍費,使之擺脫困境,再度恢復強盛與希望。註5



  「那隻笨熊到底在搞什麼?嫌日子太無聊也犯不著鬧一個讓全歐洲笑掉大牙的笑話啊白癡蠢蛋!」

  得到消息的那一早,普.魯.士殿下氣沖沖踹開國王辦公室的大門,狠狠一拳把辦公桌砸得一陣搖晃,桌上的文件山也隨之崩塌。


  「笨蛋小鬼,要扣幾次零用錢你才能不這麼毛毛躁躁?」

  腓.特.烈大帝心疼地注視亂成一堆的文件,普.魯.士殿下卻把他的叨唸當耳邊風,隨手抽出一張彼.得.三.世的來信,一臉嘲弄地唸道:

  「彼得的財富、權勢、榮耀都是為了偉大的陛下而存在,只要您一聲令下,俄.羅.斯上下都會披肝瀝膽誓死追隨…………………呸!俄.羅.斯真的冷到會把腦袋凍壞嗎?怎麼有人可以這麼腦殘。」

  「嘿、別說那麼誇張。這可是東邊的蠢……尊貴的俄.羅.斯皇帝陛下的一片赤誠。何況你不覺得,某個在奔哲維茲要塞毅然決然英雄救美,卻被不領情的『美人』咒罵了好幾個月的傢伙,才是真正的蠢蛋嗎?」



  「我操你的英雄救美!」

  兇暴的野兔子瞬間抓狂,順帶重重踹了辦公桌一腳,讓桌上的文件亂上加亂。

  「本大爺才不是哭哭啼啼軟弱到要別人來救的廢物,不靠那隻笨熊救也逃得出去。就因為他、他……那樣亂搞,報紙把本大爺寫得多難聽你知道嗎?『國家殿下的秘密戀情!』、『衝冠一怒為紅顏?』,漢.堡日報更誇張,開了一個『論俄.羅.斯與普.魯.士外交關係的嬗變——以德.意.志問題為中心』的專欄掛羊頭賣狗肉,定期連載本大爺跟笨熊的、的……去他的交往過程!!」
註6

  說到這,基爾伯特抓起一個熊型紙鎮往地上猛力一摔,洩恨似地對它又踢又踹,白晰的臉頰微微泛紅,不知是因為生氣還害羞。

  「什麼叫『不、不,我不該、不敢,也不能,因沈溺於愛情的激動而神魂顛倒,我要嚴格地保持我的平靜安寧,絕不讓心忘乎所以地燃燒』?他媽的本大爺會說這種話才有鬼啦!!」註7



  「噗!」

  聞言,腓特烈大帝彎下腰來,摀著嘴拼命忍笑,好一陣子才平靜下來,換回一國之君該有的威嚴莊重。


  「現在,尊貴的普魯士殿下啊、請告訴您忠誠的僕人——是要忍受世人的嘲弄接下俄.羅.斯的橄欖枝,還是為了無謂的面子推開強大的新盟友,帶領我們奄奄一息的子民,孤身與奧.地.利周旋直至亡國?」

  「本大爺才不——」

  賭氣的話語硬生生卡在喉頭,普.魯.士殿下死命握緊雙拳,等發熱的頭腦冷靜下來後,才用無比乾澀的嗓音說道:

  「……臭老爹你明明知道……本大爺不可能拒絕。」



  他是普.魯.士,國家利益至上的普.魯.士。

  被譏笑為「張開雙腿換來的和平」又如何?在國家存亡、人民安寧的面前,基爾伯特的尊嚴根本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反正清者自清,他跟那隻笨熊超過半世紀的交情,才不會因為幾份報紙的隨便亂說而變質。



  呃……大概、或許、應該……是朋友吧?



  嗯,絕對、絕對是朋友!!!







  1762年7月8日,在彼.得.三.世的要求下,俄.羅.斯殿下親自率領2萬俄軍,於西.理.西.亞與腓.特.烈大帝的7萬普軍順利會師,準備共同對付奧.地.利的道恩元帥與其8萬大軍。

  漫長而無聊的歡迎儀式結束後,俄.羅.斯殿下急不可耐地撥開人群四處尋覓,終於在軍營的入口,找到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啊、基……」

  話沒說完,驀地銀光一閃,對方竟舉劍朝他迎面刺來!



  銳利的劍風刮得臉頰生疼,伊凡卻笑嘻嘻地不避也不閃,果不其然,劍尖硬生生在他鼻端煞住,伴隨一句惡狠狠(或者說色厲內荏?)的宣告:

  「就算棄暗投明了,東.普.魯.士和被俘虜到聖.彼.得.堡的仇也不能就這樣一筆勾消。等著瞧,之前的帳本大爺都牢牢記著總有一天會全跟你討回來啊混帳俄.羅.斯.帝.國!」



  一陣狂風襲來,彷彿要把彼此數十年來積壓的鬱結一掃而空。

  這一瞬間,銀髮青年瘦小的身軀顯得無比巨大,神采飛揚意氣風發、囂張狂妄不可一世,似乎已把整個世界踩在他基爾伯特大爺的腳下。



  啊啊……就是這個、我要的就是這個。

  伊凡滿足地在心裡喟嘆,下意識地舔舔唇,咕嘟嚥下一口油然而生的唾沫。隨即悲哀地發現,背後是千軍萬馬,可不能真的在這裡撲倒……


  嘖!



  「呼呼呼,我非常期待你的反、攻喔~~親愛的基爾伯特。」

  說是期待,斯拉夫青年的神情卻是無比惋惜。炙熱的視線在對方全身上下不停遊走,從髮絲、臉頰、嘴唇,到脖子、鎖骨、胸膛……似乎想退而求其次,把這份美景牢牢收在心中最深處的記憶寶盒裡。

  孤傲的蒼鷹合該遨翔於天地,一旦拔去爪牙、深陷囹圄,便會失去它特有的光芒,例如被俘虜到聖彼得堡時的基爾伯特。

  是的, 伊凡要的不是死氣沉沉的寵物,而是眼前這個散發勃勃生機、連盛夏艷陽也為之黯然失色的耀眼青年。



  「哇哈哈!總有一天,老爹會把本大爺養得比你還大隻的啦笨熊。在那之前……」

  對於伊凡的渴望,遲鈍如基爾伯特依舊渾然未覺,他哈哈大笑後便調轉劍鋒,直指遠方飄著黑色雙頭鷹大旗的奧.地.利陣地。

  「讓我們來去把傲慢的小少爺打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遵命,我親愛的騎士殿下。」





  「還有……那個、那個……基爾伯特要我轉告伊凡一聲……………謝謝,你永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最後一句話細如遊絲,卻讓伊凡有潸然淚下的感動。話聲未落,青年騎士已然躍上戰馬快速開溜,細柔的銀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隱隱看得到其中微微泛紅的耳垂。

  「嘿嘿!果然是笨蛋基爾。」

  見狀,伊凡不禁傻笑了起來,似乎從耳垂、臉頰到全身,都在幸福浪潮的拍打下發紅發熱。



  貪心又貪婪的俄.羅.斯要的,可不只是朋友而已喔~~☆

  コルコルコルコルコルコルコルコルコルコル…………









  1762年7月9日清晨,彼得霍夫宮。



  「基爾伯特是伊凡的信仰……還真是狡猾的答案呀!我尊貴的俄.羅.斯殿下。」

  闔上最後一份密件,凱薩琳長長吁了一口氣。

  信仰只需單方面的執著、單方面的付出,不能也不用期待對方的回應,卻也省去被拒絕的痛苦與哀傷。


  「究竟是害怕受傷才自欺欺人不肯承認,還是寂寞千百年的您,依然搞不清何謂情、何謂愛呢?」

  她轉轉手中的羽毛筆,側頭思索半倘,最後忍俊不禁,輕笑出聲。

  「呵呵,渺小的人類哪管得著這麼多?」


  「叩、叩叩!」

  聽到規律的敲門聲,凱薩琳立刻站起身來,大大伸了個懶腰,準備趕赴那沒有煙硝、卻同樣驚心動魄的戰場。

  「唉呀呀、接下來有得忙了!我可不會讓你繼續天真下去喔~~幼稚的小鬼殿下。」



  當日清晨,來自普.魯.士的公主迅速趕到聖.彼.得.堡,並在1萬4千名官兵的護衛下,前往冬.宮發動政變。

  在那裡,宗教會議和參政院正式宣佈彼得三世退位,由其妻凱薩琳繼位,是為俄皇凱.薩.琳.二.世——未來俄.羅.斯史上最偉大的女皇。
註8





  我會賦予您守護一切、守護我摯愛的祖國的力量,即使未來充滿了現實與不堪。

  時光終將迫使你們長大,告訴你們何謂責任、何謂國家;告訴你們普.魯.士與俄.羅.斯之名,究竟承載了多少無奈、多少重量。



  現在,請盡情做一個短暫而甜蜜的美夢吧!

  當大時代的浪潮席捲而來時,這小小、小小的幸福,會成為你們繼續走下去的——



  唔、我也不知道。






註1

  彼.得.大.帝西化的過程中,為了改善貴族的野蠻習性,特別指示下屬編寫一本教導貴族子弟待人處事相關禮節的教學書籍,名為《青年守則》。

  裡頭連在公共場所和用餐時的舉止都規定得非常仔細,例如:

  不要舔手指頭,不要用牙齒啃骨頭。
  喝湯的時候不要搖晃腿,不要用手而要用餐巾擦嘴。
  吃飯時不要像豬吃食一樣發出吧搭吧搭的響聲。

  光從這幾條就可以逆推而知,當年露樣家貴族的禮儀是如何地……難怪會被以法叔為首歐洲傢伙嘲笑Q_Q

  Ps.我覺得這些守則阿普也很需要(毆)

註2

  格理哥利‧奧爾洛夫是凱薩琳當時的情夫,任職近衛軍中尉,兄弟也都在近衛軍任職,後來凱薩琳就是靠他們的幫助,策動近衛軍成功政變的。
所以露樣這句話就是在暗示凱薩琳:「別裝傻,妳的野心、妳背後的勢力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只在近衛軍,嫁到露樣家的十幾年來,凱薩琳在俄.國貴族與宮廷中都培植相當的勢力。當然,都是隱密的,表面上她還是裝作非常恭順地服侍伊.麗.紗.白.女.皇,跟她粗魯愚蠢的丈夫形成極為巨大的反差,也更容易拉攏到人心。

  但女皇也曾猜忌過她,例如第七章的大耶格爾斯多夫戰役,當時就有謠言說,阿普拉克辛元帥之所以退兵,是法.國大使別斯徒熱夫的要求,而別斯徒熱夫的背後,正是凱薩琳。雖然謠言無法證實,但凱薩琳之前的確一直和阿普拉克辛元帥有書信往來,因而受到女皇嚴厲的譴責。

  因此有人猜測,俄軍在七.年.戰.爭後期會如此敷衍不配合,除了跟奧軍互相猜忌外,也可能與女皇病重、凱薩琳暗中運作有關,然而,都只是沒證據的猜測。



註3
  其實上一章的註釋裡也提過一些,1761年,英.法的殖民戰爭已告一個段落,眉毛已經差不多打敗法叔,奪得北美和印度的霸權。隨著殖民戰爭的結束,次要的歐洲衝突理應也可以瓦解(親父自己也是如此主張,因而幾次提議英法進行談判)。

  然而,露樣家的女皇堅持,在瓜分普.魯.士,使之降為沒有影響力的小公國前,決不同意結束戰爭。但親父也抱有同樣堅定的決心:在他的統治下,任何一個村莊都不能丟失。

  直到女皇死後,奧.地.利自知不可能單獨打敗普.魯.士奪回西.理.西.亞,不能奪回西.理.西.亞,法.國就不能指望在奧.屬.尼.德.蘭獲得補償,各國這才打破軍事僵局,願意締結合約,在此之前,由於親父和女皇毫不妥協,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以發現,結束七.年.戰.爭的關鍵在露樣家的女皇,因此,露樣下了最乾脆也最直接的一步棋。選擇凱薩琳的原因,正如我文中說的:他知道凱薩琳的野心、知道她暗中培植的勢力,也知道比起伊麗紗白和彼得,這位才華非凡、意志堅定的普.魯.士公主,更有可能將俄.羅.斯推向輝煌,更重要的是,她深愛普.魯.士。

  事實證明,這個一念之私,使他得到未來帝.俄史上最偉大的女皇。在漫長的俄.羅.斯歷史中,也只有彼.得.一.世.和凱.薩.琳.二.世,得到「大帝」的尊號,光從這一點,便可以知道這位女性有多麼不簡單。

  當然,殺死親父讓阿普順利被瓜分也同樣可以結束戰爭,但露樣怎麼可能坐視阿普滅亡。 



註4

  這次是成語教學(喂)

  其實我覺得不用註釋,但這幾年看小說,「相濡以沫」幾乎都被拿來形容接吻,頻繁到讓我自己都差點忘了它真正的意思,所以還是多嘴來解釋一下好了。

  請看教.育.部.國.語.辭.典的解釋:泉水乾涸,魚兒以口沫互相潤溼。語出莊.子˙大.宗.師:「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溼,相.濡.以.沫。」比喻人同處於困境,而互相以微力救助。

  我實在想不到還有那個詞能像這句一樣,如此精準又簡潔地闡述我心目中露普一開始的關係Q__Q

  就像兩個被排擠被欺負被孤立的大孩子,只能手牽著手,靠對方的支持與溫暖活下去。

  當然,那只是一開始,他們不會懦弱到一直縮在殼裡,而會一步步成長、強大,在廣闊的歐.洲大陸上縱橫馳騁、並肩而行。

註5

  彼得這蠢蛋(再次聲明,這是絕大多數史書的共識)對親父的愛慕已經到誇張的境界。

  七.年.戰.爭期間,他就好幾次洩漏俄軍軍機給普.魯.士。不但平日穿著普.魯.士.軍.服、配戴普.魯.士.勳章,即位後還命令俄軍換上普.魯.士的軍服,自己更要求兼領普.魯.士將軍的名號,甚至說出只要腓.特.烈.大.帝一聲令下,我就會立刻趕赴戰場這種話來。

  事實上,在凱.薩.琳發動政變前夕,他已經決定出發去前線為親父效力了。簽的那些條約更是誇張到不行,這種完全犧牲俄.羅.斯利益、一味討好普.魯.士的行為,不會被俄.羅.斯貴族厭惡才怪。所以凱薩琳之後的政變才會如此順利,智商真的差太多了orz

註6

  以法.國為首,十八世紀的歐.洲有一股「中.國.文.化.熱」,中.國的陶瓷、裝飾、絲織、茶葉以及文學藝術不斷傳入,影響歐洲的園林建築、繪畫藝術、戲劇文學。崇尚中國成為那一時期歐洲趨之若鶩的風氣,許多宮殿都有中國亭、中國畫(例如無.憂.宮),不少文人都好奇並頌揚中.國的文學與思想,例如伏.爾.泰便極為推崇孔子。(詳情可參照〔法〕亨.利‧柯.蒂.埃的《十.八.世.紀.法.國.視.野.裡.的.中.國》)

  在不少中.國文學作品被傳入、翻譯進歐洲的情況下,文人要知道中國有「衝冠一怒為紅顏」這句話也不足為奇吧?

  ………………………………好啦,其實不用牽拖這麼多,會寫這句話,只是作者個人無聊的惡趣味而已。

註7

  《漢.堡.日.報》當時真的存在,當然,專欄名稱是我隨便掰的。那幾句話其實是普希金的詩句,雖然他現在還沒出生,但看在露樣的份上,就借我用用吧?

  而且我覺得,以當年消息的流傳速度和出版業興盛的情形,人們不可能不對奔哲維茲要塞之戰中,露樣突兀的退兵(和光天化日之下的「英雄救美」)有所反映並猜測其中原因。必須注意的是,十八世紀各國都有書報檢查制度,露樣家跟阿普家的報紙絕對不敢這樣寫自己的祖國,但其他國家,應該不會在乎底下人對敵國的惡搞吧大概?

  ………………………………好啦,我承認,我只是突然想欺負阿普而已XD

註8
  凱薩琳政變確實在1762年7月9日早晨,但俄軍與普軍的會師我不確定是在7月幾號,為了敘述方便,才放在7月8日的。

  另外,凱薩琳的愛國是我為了劇情需要腦補的(當然是有限度的,她絕不會笨到因為這樣,就損害俄羅斯自己的利益)

  史書中並未提到她究竟對自己的祖國抱持何種想法。但從她沒有撕毀彼得簽下的條約,依然退出反普聯盟並無條件歸還俄軍的佔領地,之後又與普.魯.士合作,幾次瓜.分.波.蘭來看,我想,至少是存在善意的吧?


--------------------------------------------------------------------------------

  最後是本章的歷史背景介紹

  文中已提過,伊麗紗白的死與彼.得.三.世的繼位,徹底扭轉的普軍的頹勢。彼得無條件歸還所有俄軍佔領的普.魯.士領土(親父曾主動說要付款贖回,但他說不用),不過有一個要求:請普.魯.士在他的家族為石.勒.蘇.益.格—格.爾.斯.泰.因的權利向丹.麥開戰時給予支持。同時,他如文中所說,派切爾內紹夫將軍率領2萬俄軍去協同普軍作戰。

  然而,7月9日,凱薩琳政變成功,情況又有了變化。她命令俄軍立刻趕回國內,消息在7月18日傳到前線的普軍及俄軍那,是親父親自去說服切爾內紹夫,才讓他多留三天。7月21日,普軍便在俄軍的協助下,於博克施道夫打敗奧軍。(俄軍礙於女皇的命令沒有真的出手,只是虛張聲勢,掩護普軍進攻)

  凱薩琳雖然命令俄軍撤回國內,卻沒有撕毀彼得之前簽下的合約,依然無條件歸還俄軍的佔領地,同時,她也無意為荷.爾.斯.泰.因和丹.麥開戰,更省去親父的麻煩。

  由於俄.國和瑞.典脫離反普聯盟(對,瑞桑有加入,但不是很關鍵我就沒寫,露樣退出後不久他也跟阿普休戰了),歐.洲.大.陸的戰爭就純粹成為德.意.志的奧.地.利、普.魯.士兩個統治者間的王朝爭鬥。
隨著1763月2月10日巴.黎.條.約簽訂,英.法.殖.民.戰.爭終告結束,自知孤掌難鳴的奧.地.利,這才死心與普.魯.士和談,於1763年2月15日與之簽訂胡.勃.圖.斯.堡.合.約,同意西.理.西.亞仍歸普.魯.士所有。

  老實說,這場戰爭,歐陸各國都沒得到好處,阿普不但國內被破壞的嚴重,也沒有得到啥領土或金錢的補償(補充一下,有拿到幾塊少爺家在波.西.米.亞的小領地,但一開始佔領的薩.克.森被迫吐出來),只是贏得面子,終於被列強認可為軍事強國而已。真正的大贏家是眉毛,不但攻下馬修全境,還趕走法叔,結束他在印度的霸權,自此,法叔的霸業已成過去。但眉毛贏是贏了,自己軍費也花得太多,只好向北.美殖民地加稅……結果自然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獨戰了-▽-y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ag : 露普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您好,我是來搭訕的路人甲>///<
在bbs上看到您的文章轉載,一看就上癮,
真的非常喜歡您的作品,尤其附註實在是....
太有笑點了,親父GJ!!!XDDD
搭訕之外,也祝福您的研究順利喔^^

RE:yuko

咦咦?感謝支持+搭訕XDD
我也是鄉民,雖然絕大多數時間都在潛水。

然後那堆廢話註釋,
只是個人的惡趣味加職業病(掩面)
我也超愛親父的啊Q口Q
但便當還是不得不發orz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我是来装熟的

不好意思,我對姑娘的暱稱似乎沒印象Q_Q
姑娘是在LP用不同的暱稱,還是單純一直潛水現在才浮上來?
當然,不管哪種都非常歡迎XDDD

很抱歉,我沒在用QQ,所以不能跟妳用那個聯絡>__<
但歡迎姑娘來留言聊天,您有blog的話也歡迎來交換連結^^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No title

好強(暈
國家歷史可以寫成這樣人性化的小說...
可是看了頭昏眼花的v-12

Re: 神經病的腦

這....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XD||||
自我介紹

朔莫

Author:朔莫
這裡是專門放aph露普同人,
外加一點個人廢話的地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free counters